立即注册 登录
紫雨轩 返回首页

李继槐的个人空间 http://ziyuxuan.net/?7593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神力》再版前言 / 李继槐

热度 1已有 160 次阅读2019-4-27 10:20 |系统分类:散文

《神力》再版前言

         ——感恩与还愿

《神力》这部叙事长诗,写毕于1982 年,出版于1988年(黄河文艺出版社出版),而构思和酝酿则更早于上世纪70 年代,记得当时是偶然在一家报刊上看到了关于玄奘事迹的简要介绍,竟给予我心灵极大震撼,便有了为玄奘立传的念头。我觉得《西游记》中的唐僧虽是以玄奘为原型,却极大地矮化了这位世界旷世伟人,特别是在性格塑造上与真实的玄奘真有天壤之别。后来在我的母校河南大学的图书馆里,读到了玄奘的传记——《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我的决心和信心更足了。

1982 年,我有个姐姐生病去郑州医院治疗,我就请了半个多月的假去照看她,白天我在她的床前构思,晚上回去写,每晚一章,不写完绝不休息,常常是汗流頰背地写完一章后已是晨曦初露,至今想来还不知道我哪来那么大的劲,是四十岁的盛年还是玄奘精神的激励,抑或兼而有之。

上个世纪的80 年代初期,信息社会还未到来,加之那时还很少有人关心玄奘这个历史题材,我能参考的也仅有母校资料室那一孤本了,而据我所知,我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个用纪实诗的形式为这一圣僧唱赞歌的人了。当时之所以选择叙事长诗这一文学形式,主要是想避开资料欠缺这个缺点,并非觉得叙事诗有什么优势,说实话,古今那些屈指可数的几部叙事诗,如《孔雀东南飞》、《王贵与李香香》、《胡桃坡》、《西沙之战》等,几乎没有我喜欢的有的甚至不忍卒读,主要是故事吸引不了人,语言像顺口溜,索然无味。所以我在《神力》的写作中吸取了这些教训,章章设悬念,在极力增强故事性的同时,又刻意加强抒情韵味。

也许正是我的这一指导思想,使《神力》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令我始料未及的是,30 年后的今天,许多朋友拿到我的文集后,竟都是首先读这部诗,而且大都是一口气读完。可惜《神力》一书,如今已成孤本,包括家乡的图书馆我都无法赠藏,这就是我要再版此书的重要缘由之一。

而第二个缘由,也许近乎荒唐,就是我想还愿,为这位观音菩萨的弟子,伟大的圣僧重塑金身,所以这一次再版,增加了许多彩图,比原版的那本小册子更漂亮,更庄重,更精美得多了。

胡锦涛赠送印度的国礼……玄奘铜像

说来也怪,我原来写玄奘的初衷其实很简单,就是觉得他作为世界历史上一个独步千秋的伟人,实在令人高山仰止,并没有认为他是一个神,可以保佑自己,更没有许过什么愿,那我现在又有什么愿可还呢?就是觉得这几十年的人生经历中,玄奘大师对我的影响太大了,他那种为理想而奋斗的百折不挠的精神,他那种对自己的信仰忠贞不二的情怀,他对祖国和人民的一往情深,他那种宽厚仁慈的伟大包容,他那种不畏权势的正直的品格,他对学问的孜孜不倦虚怀若谷的追求,深深地影响了我的大半生,甚至愈到晚年,这种感觉愈加强烈,愈有一种报恩的强烈欲望。

我和我的同一代人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斗争”始终贯穿在工作与生活中,这就注定了要在政治运动中经受磨难,我们甚至都习以为常了,因为谁都不可能游离于“斗争”之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只想发挥自己的特长和兴趣,为社会做点事,同时也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我当记者、编辑写文章;当作家、诗人搞创作;办报刊杂志、出版社“为他人作嫁衣裳”,特别是我在负责《河南文艺》,创办《人生与伴侣》、《人生在世》、《成与败》和华晖出版社的事业中,遇到的艰难险阻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我能闯过来,与玄奘大师的精神激励是分不开的。

由于出身寒微,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支撑,加之书生意气,清高孤傲,不愿媚上求荣,违心作人,所以大半生的人生道路很不平坦。然令我难以置信的是,每个关键时刻,我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直至很快逃过劫难。


这些年来就曾有幸被几个手握重权的省一级的高官光顾过,有的纯是贼喊捉贼,蓄意陷害;有的则是一朝得志,仗势欺人。然神目如电,神力无边,每次都是现孽现报,恶人先倒,或被革职查办,或被抓进大牢,或被远远调离……像极了一些电视剧中的惊险场面,当坏人刚抬起手要加害好人之时,总有一些英雄好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使我有惊无险,平安无事。遗憾的是,这些英雄好汉我连面都没有见过,更不用说姓甚名谁了,所以也只能感谢神灵相救与上苍赐福了。

一项事业成功了有人眼红,我拱手相让。神卦告诉我:“路有险阻处,舟舶自通津”,于是就真的有舟船将我送到一个柳暗花明的所在;我在这里遇到了许多贵人,有省级高官,有厅级领导,有萍水相逢的朋友,他们没有嫌弃我这个远方来的穷书生,不图报答,一无私欲地给我以真诚的帮助与关照,使我顺利实现了自已的愿望,得到了自已应该得到的一切。


没有房子,上苍就把我仅有的三千元,神话似地变成十几万,使我轻轻松松买了一套房子;我想住别墅,上苍又变魔术似地将我手中的钱翻了数番,使我终于住上了花园别墅;更为惊险的一幕则更为神奇:那年我孤身一人从香港返回深圳,不料在宾馆给朋友打电话被坏人截听,第二天一早,那人冒充朋友下属受托来招待我吃饭,饭后要送我到“机场”时,冥冥之中,瞬间惊醒,吓得那厮们狼狈逃窜,抢劫未成反赔了一顿饭钱,至今想来还真有点后怕,然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对于我这些奇特的境遇,一些知道内情,看过我的作品的朋友们都说:是神力保佑了你,世界上有几个像你这样虔诚地为真正的佛圣树碑立传的呢?就连当代高人冯骥才都能一眼看得出你写这些诗“是源自生命核心的一种爆发”,你应该还愿。

我将信将疑,因为我并非受戒佛徒,从不烧香拜佛,我反倒认为那些心怀鬼胎,逢庙必进,见佛必拜,不思修身向善却伸手向佛要这要那,乞求神灵赐福赐财者,是亵渎神灵,那不是把神灵当作贪官污吏了吗!

还是两家观音寺门上的对联写得好:

做好人心正身安魂梦稳

行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

存心能光明正大,即不来许个愿,磕个头,这神处然保护;

做事如奸诈阴险,也不想消些灾,降些福,恐尔亦太糊涂

                                                                                                                   2013年8 月8 日于海口

关注紫雨轩书院,每天更新,精彩不断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紫雨轩 ( 豫ICP备11013669号 )

GMT+8, 2019-11-20 02:23 , Processed in 0.32652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