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紫雨轩 返回首页

苏莉芳的个人空间 http://ziyuxuan.net/?7593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父亲今年八十一

已有 137 次阅读2019-4-27 10:18 |系统分类:散文


父亲属虎,今年81了。

      这个属相,我是断然不会忘却的。那是某一年的父亲生日前夕,我参加工作也有一两个年头了。虽然工资微薄,但也小有积蓄,因为刚离开校园不久,思想上还有一些残存的小资情调,于是觉得应该给操劳节俭了一辈子的父亲个惊喜,于是花了十几块钱做了一个漂亮的大蛋糕。花花绿绿的奶油中间,最醒目的是丛林里卧着一个威风凛凛的大老虎!我觉得父亲定会在轻轻呵责的同时有着大大的高兴!

       打开蛋糕,父亲确实眉开颜笑,皱纹里也满溢着幸福,连连说着:这得多少钱呢!我把刀子递给父亲,让他亲自动手切,没想到这可给父亲出了一个大难题。父亲举刀不定,笑着说:“爹该咋切呢?!切开老虎吧,自己把自己杀了;不切自己吃吧,自己吃了自己;如果你们吃了,那就别人吃了我。”我忽然感到满心的愧疚,觉得父亲说得完全在理,觉得这完全是我在为难父亲。真是弄巧成拙,书卷气一点儿派不上用场!最后,父亲还是吃了那只“老虎”,而我再也嘚瑟不起来了。那种无以言说的难过真是难过!从此,我永远不会把生肖图案做进蛋糕!

       要说,于我朴实的父亲而言,再漂亮的蛋糕也比不上那块黄糕。

       父亲最爱吃黄糕了。他说,油炸糕不顺口,难以下咽,而且一吃就闯破了上牙床,所以印象中母亲吃油炸糕时总是给父亲留一大块黄糕。

我也吃糕,但我一直惊异父亲的吃法:半尺长一寸厚的两大铲金灿灿的黄米糕卧在青花瓷碗里,看着也香。前十来口,父亲夹糕的筷子张开的幅度大到极限,稍一用力,鸡蛋大的一口糕被父亲夹起,再从菜碗里蘸蘸菜汤或轻轻撩起两丝菜,然后使劲儿送进口中,片刻下咽,噎得脖子往前一伸一伸,最后眼睛一瞪,“咕噜”一声,糕进肚了。记得那时总是直勾勾地盯着父亲吃,感到香极了,于是父亲咽糕,我咽口水。

        可能父亲觉着我没吃饱,或者玩过后又饿了,于是每每父亲一吃饭,总是对坐在对面的我说:“饿了?饿了就跟爹吃吧!”我不知是因为真饿了还是因为看爹吃得香,于是每次都会拿起筷子跟爹在爹的碗里再吃第二顿(因为赶农活,爹总是不正点儿滞后我们一两小时吃饭,尤其是午饭,所以印象中总在洗完锅后再给父亲“馏饭”!)

       现在想起自己的年幼不懂事,实实可笑:殊不懂因为家贫,父亲就只有那多半碗菜;殊不懂自己吃了父亲就吃不饱;殊不懂和父亲客套一句“我不饿”。

       但是,我深信,无论我再不懂事,看着闺女抢自己碗里的菜,父亲心里一定是一百二十个情愿和乐意!要不然,他怎么会在中秋节从自己分好的“份儿”中再给我塞一个苹果或饼子呢!要不然,他怎么会在除夕夜撕下煮熟的猪头肉喂递给女儿们,而自己啃那个骨头棒呢!要不然,他怎么总是说旧菜入味呢!

       为了孩子和这个家,无论什么,父亲都是情愿和乐意的。

      我十来岁那年,海拉尔二舅省亲,父亲赶着骡子马车圆了母亲回娘家的愿望。正是农忙季节,我们也上学,送下母亲,和亲戚们攀谈到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父亲带着我和四姐,我们爷仨儿赶在回家的路上。天公不作美,半路上偏偏下起了不小的雨。

       父亲脱下外套,盖在我和姐姐头上,喝到:“抓稳喽!”然后扬鞭打在骡子身上。骡子颠跑起来!这骡子,本来是个桀骜不驯的主儿,据说十里八村没人敢买它。只有父亲,有胆量廉价买回。骡子开始不给拖东西,也摔过父亲几次,但最终被父亲驯服!可今天失控了般,本来父亲抽它一下只是提醒它快点,结果它疯了般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雨越下越大,路越来学滑,车越跑越快!马车的“摩擦杆”这时根本不起作用,我心里害怕极了,身子抖作一团,但是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父亲跳下车,两手撑住缰绳,身体完全向后倾着,试图勒住这个疯了的牲口。可完全失控了!只见父亲猛地向前扑倒在地,两手死死抓住缰绳,我和姐姐大喊“爹,快起来”,可是风声,雨声,牲口的奔跑声,父亲呵斥声,我们的呼喊简直徒劳!我们心疼父亲,心都裂了,可父亲的话向来都是命令,我们只有噤若寒蝉一样马上闭嘴,默默祈求!

       父亲被拖了大约五十来米的距离,这个疯骡子渐渐慢了下来,雨也渐渐小了。父亲吃力地站了起来,焦急地望向我和姐姐“没事吧?”

        那一刻,向来不喜欢流泪的我哭了,不知是因为惊吓,还是因为脱险的父亲!

至今,我不知道父亲被疯跑的牲口拖拽的前身和泥地摩擦得有多疼,有多疼!

       81岁的父亲是个什么样子呢?我的父亲,腰背从来都是平直的;我的父亲,从来都是那一身打着补丁的蓝布中山服;我的父亲,从来都不拄拐杖;我的父亲,脸上从来都是与人为善的微笑和无比刚毅的坚强!

       父亲,让我在梦里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吧,我想你了!



作者简介:

苏莉芳,女,45岁,一名普通的教师,文学爱好者。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紫雨轩 ( 豫ICP备11013669号 )

GMT+8, 2019-11-20 15:20 , Processed in 0.25991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