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紫雨轩 返回首页

昨日枫叶的个人空间 http://ziyuxuan.net/?62787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美丽残酷的等待

已有 154 次阅读2019-1-10 19:54 |系统分类:散文

 

            在南美洲安第高原海拔4000多米人迹罕至的地方,生长着一种花,名叫普雅花,花期只有两个月,花开之时,极为绚丽,然而,谁能想到,为了两个月的花期,它竟然等了100年!

    100年中,它只是静静的伫立在高原上,栉风沐雨,用叶子采集太阳的光辉,用根吸取大地的养料,就这样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100年后生命绽放时的惊天一刻,等待着攀登者身心俱疲时的眼前一亮。

    很早以前,不知在那本书里看过大马哈鱼是怎样繁殖的,其惊心动魄的过程至今让我难忘。在大马哈鱼的生殖季节,它们成群结队地从深海区域向内陆江流跋涉,也许是千里、万里吧,行程异常艰辛,一些浅的刚刚能够没过石子的水湾处,大马哈鱼几乎倾斜着身子蹭着江底的沙石挣扎着前进。到达浅滩时,奔波劳顿的大马哈鱼差不多伤痕累累了。但是他们仍然不停止。雌鱼还要在沙砾的江底掘出一个个穴位,以便产卵。产完卵的大马哈鱼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就在祖祖辈辈完成生殖使命的地方悲壮的死去。他们的尸体一层一层的漂浮在江底。这里是新生命的开始,也是前辈生命终结的地方。

    我们都知道芭蕾舞演员,他们的十个脚趾头找不到一个完整的脚趾盖,在拇指的前端是一团模糊的肉球,那是多少个春秋磨成的茧子,谁能想到这样一双可怕的脚竟是踩着足尖鞋在舞台上旋转如蝶的芭蕾舞演员的玉足。短暂、瞬间辉煌的后面,竟然藏着数十年的艰苦磨砺,谁能知道那成功背后的艰辛,谁又能读懂那美丽中的凄凉。

    不管是普雅花的慢慢等待,还是大马哈鱼的残忍的生命交接,还是芭蕾舞演员如蝶舞姿背后的血泪辛酸,这些瞬间绽放的凄美都是靠残酷的方式取得的。没有悲伤的余地,没有流泪的余地,只要踏上行程,就义无反顾。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记得儿子小的时候,我给他讲过《蝴蝶破茧》的故事,蝴蝶破茧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它必须经过很长时间的挣扎、挤压,将自己的体液从身体挤压到翅膀,这样它才能化蛹为蝶、破茧而出后展翅飞翔。这是上天的安排,是一个自然地过程。如果在这个破茧过程中,有人帮助它将茧破开,蝴蝶很容易挣脱出来,但他的身体很萎缩、很小,它永远也飞不起来了。

    原来在我们的生命中也需要奋斗乃至挣扎,如果生命中没有障碍、没有荆棘、没有坎坷,我们就会很脆弱、不堪一击,我们就没有韧性,就不会强壮。挣扎,在有些时候是必然的过程,是日后的生机。轻松的破茧而出,非但没有享受生命的绚烂,相反却失掉了未来飞翔的美好。在破茧而出的艰难里,让生命多一份强韧。

  “宝剑锋从磨砺来,梅花香自苦寒来”。所以,从来不祈求自己不要受什么坎坷,只是期待自己尚有足够的力量,带着挣扎后的羽翼,飞到最想停歇的那片花丛中,去收获一份深沉的、属于自己生命的成熟。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紫雨轩 ( 豫ICP备11013669号 )

GMT+8, 2019-11-20 02:36 , Processed in 0.46526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