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紫雨轩 返回首页

王华源的个人空间 http://ziyuxuan.net/?42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圆圆滚滚,你一点都不可爱

已有 341 次阅读2020-4-20 21:54 |系统分类:杂文| 圆圆, 日记, 极左, 政客

 

并不是只有公鸡才好斗,母鸡也有好斗的。

圆圆无论是杀伐决断还是撕逼扯皮,都有十足的架势,十足的攻击力,十足的火力炮力,可谓是战斗力爆表。

非常奇怪的是,这次争论或者说骂战,竟然被圆圆强拉硬拽进来一个非常遥远,并且对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的人来说不好理解和了解的概念:极左。本来首先这就是一个观点或者视角之争,后来转化为吃里扒外的人品之争。这么多年,干仗骂街的我们都见得多了,太也司空见惯了吧?可是圆圆和人干仗怎么就和“左右”勾搭上了呢?怎么圆圆一切的攻守进退都框定在针对“极左”的语境和大环境之内?

为什么要把屁大点私人小事无限上纲上线,用政治的高度政治的手腕来打压对手,是恼羞成怒黔驴技穷?还是以这样高屋建瓴泰山压顶的姿态比较得心应手?我不得而知。

把普通的撕逼硬生生往“左右”上粘贴复制,是圆圆,而不是普罗大众所能理解的,所能接受的。你以为你是谁?以一人之力抗天下之“极左”?圣女贞德吗?你不过是一个并不是很有名的体制内作家而已,文笔一边又一边,清淡而已。你不过是一个享受厅级干部待遇的豢养的......可能你觉得不好听,刺耳的很,你可以选择退出,而不是退休。

如果是我,我这么讨厌体制,那么我辞职,“仰天大笑出门去”,然后我把自己这么多年从体制得到的金钱好处统统还回去,“挂印封金”。我们农村说一个人吃里扒外有一句恶俗之语:“吃锅里,屙锅里”。圆圆,你都屙锅里了,锅里的饭就别吃了吧,以前吃的也吐了吧,以免玷污了你的清白之躯。

圆圆为什么会把攻击自己的人归类“极左”?把敌人捏成一团,当然是策略的需要,但是首先是圆圆自身的政治站位决定的。俗语说:你看别人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你眼里的别人是你的倒影和折射,圆圆看别人是“极左”,那是因为它自己是政治的“极右”,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极右”,所以她才跳起来画出一个“极左”的靶子,继而狂射不已。

当然没有人把圆圆定义为“极右”,这是根据圆圆系列表演情景剧而合理推断的结果,不然何以圆圆眼里都是“极左”?一个良善之辈良家女子怎么就本能的随时随地给别人上纲上线?如此尖刻恶毒獠牙利齿啊?

我说这话当然不全是推断的结果,我看了圆圆日记,咱不能为骂而骂,为反对而反对,不能随别人起舞,被人裹挟驱使,你说对不对?我看了圆圆日记,起初为了看看它的文笔,抱着学习写作的心态。看着看着,太压抑太阴暗潮湿太憋闷憋屈,再看看,我看出了圆圆日记清晰而明确的政治指向,或者说清晰明确的政治针对性。

我看到的悲天悯人都是假的,追责是真的,圆圆追责的对象它不敢明说,武汉的官员,小菜一碟,满足不了它的胃口;湖北的官员,大不了是盘花生米,远远不是主菜和主食。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武汉和湖北处理了很多官员啊,因为武汉和湖北的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和充实了啊,这些并没有让圆圆的追责止步,甚至圆圆并没有把这些放在眼里,它连说都没说提都没提,它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念念不忘追责,后来被骂的狗血喷头狼狈不堪时才说:好吧,你们赢了,被你们骚扰滴我追不了责了。

圆圆追责的对象其实它自己也说了,是中国的“政客”。它没有单独说中国的“政客”,这样太直接了,不符合文人的气质,它很艺术的把中国和美国的政治人物打包分类,说“中美的政客们”。圆圆善于对别人,对人群,甚至对人类打包分类,当然也可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例如它把凡是反对自己的人都打包分类为“极左”。

美国的是政治人物“政客”,我们对美国政治人物不满的时候爱这么说,例如“破皮袄”,例如“剥了炖”,等等。圆圆很艺术的,看似漫不经心顺手捎带的,但是也清晰的响亮的把中国的党政精英甚至首脑称作“政客”,那些对污蔑中国歪曲中国抹黑中国诋毁中国甩锅中国的人和事进行反驳驳斥据理力争,还事情以本来面目还中国一个公道的,代表中国的公共政治人物,那些为维护祖国声誉和尊严而拍案而起奔走呼号的党政政治精英,也被圆圆称之为“政客”。

圆圆不要以为我们听不懂,“政客”是个贬义词,连中性词都不是,作家圆圆大人,是也不是?远远不要以为别人都愚蠢,都文盲,听不懂你的言下之意弦外之音,看不懂你鸡零狗碎阴暗潮湿的日记。你的意思,我的明白;你的恶意,我的领教;你的目的,我的了然。

综合圆圆六十篇日记,只有一个意思,针对中国“政客”的追责。圆圆追责倒是有我们反腐的架势;无论涉及到谁,无论涉及到那个层级,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圆圆从来不认为免掉一两个官员就是追责,更何况又是个小小的厅局级省部级干部?它要追责的对象是中国的“政客”,它要追责的对象是这些政客主导的政体,它要的是翻天覆地推倒重来,真真是细思恐极不明觉厉!

圆圆现在是深陷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如果唾沫能淹死人,圆圆就是游泳快过菲尔普斯也早淹死八回了,可是圆圆竟然以此为荣以此为乐,甚至乐此不疲陶醉其中,它真的以为自己才是那个手握真理的人?还是它觉得唯有如此才能把自己捶打的万紫千红?剧情如此这般深入发展,圆圆偶,会不会被诺贝尔奖垂青临幸呢?想来心里都千抓万挠的。

自己把自己点燃,自己感动自己,闭门造车,以意淫为乐,靠霸蛮为生,没有是非,不分是非;没有大局,罔顾大局。固执的人很可怕,自私而固执的人更可怕,自私愚蠢固执的人就是灾难,对别人是灾难,对社会国家也是灾难,当然对它自己也是灾难。

圆圆最大的问题是低估别人高看自己,以为别人看不懂它的鸡零狗碎,看不懂它的目的和指向,看不见它的杀心和杀意,它把自己比鲁迅,把别人当文盲,太极累累之流。在中国,文笔比圆圆好的起码能挑出来一万之众;在中国,有情怀有原则有担当的人,车载斗量数不胜数,圆圆是吗?在中国,有策略高智商的爱国护民之士如过江之鲫一眼望不过来,圆圆,你真的爱国吗?你对弱势群体真的那么慈悲慈爱,愿意做放弃正果乘愿再来寻声救苦的观世音吗?

圆圆还低估了它眼里的中国“政客”,它以为我就针对你了,我就追责你了,我含沙射影旁敲侧击不依不饶,如天马行空,如神龙见首不见尾,你能奈我何?你投鼠忌器鞭长莫及徒唤奈何,我最欣赏你恼羞成怒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我最欣赏你无可奈何又不得不强颜欢笑的样子——可能是我想多了,问题是:你们这些“政客”们,我骂你们,你们还不以为然的;我把你们卖了,你们还替我数钱呢?想想这些,老娘半夜里都能笑醒,“任你奸似鬼,也得喝老娘的洗脚水”。

我真的不明白圆圆这样的三流文人为什么要玩政治?为什么飞蛾扑火般撞击政治的大门?

称反对者是“极左”,“极左”啥事做不出来啊,“极左”会抄家的,会斗死人的,会把你打倒再踩上一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的,你忘了?你这么谙熟极端激烈的政治斗争,你惹“极左”干啥?

称中国的党政精英政治家们为“政客”,公然挑战执政当局,公然挑衅我国的国体政体,叫嚣追责,制造民愤,扩大民愤,引导民愤,肆意操弄,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一时的风光靓丽往往要付出一生巨大的代价,说实话,我不看好圆圆的未来,我无法预测圆圆的结局,我不忍闻不忍说不敢想,只是在这里想劝劝圆圆: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紫雨轩 ( 豫ICP备11013669号 )

GMT+8, 2020-12-4 21:52 , Processed in 0.20178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