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紫雨轩 返回首页

淇奥梦的个人空间 http://ziyuxuan.net/?1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淇奥梦】明代浚县才子卢柟十年冤狱

热度 2已有 764 次阅读2016-6-15 11:10 |个人分类:古往今来|系统分类:历史文化| 中国社会, 杭州大学, 中文系, 研究所, 地头蛇

明代浚县才子卢柟十年冤狱

秋雨

  卢柟(15071560),字次楩,一字少楩,又字子木,明代浚县人,著名文学家。卢柟的作品曾受到嘉靖年间进士、刑部主事王世贞的高度赞扬;卢柟遭际被冯梦龙编成《卢太学诗酒傲王侯》,收入《醒世恒言》;《明史》第二百八十七卷载有《卢柟传》;文学成就被收入《河南文学史》。浚县父老提起卢柟,为他的才华和文学成就感到骄傲,但也为他的悲惨遭际感到痛心。

  明代卢柟的十年冤狱,又被当代带着墨色眼睛分析评判,使得卢柟伸冤无处,冤上加冤,让明代的官僚腐败在某种意义上名正言顺,成为正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所编的《中国文学史》(1985),说冯梦龙的《卢太学诗酒傲王侯》这篇作品“只是写一个官僚陷害一个地主”,虽然也指出小说的成功之处在于官僚害人和冤狱,但对卢柟这一形象,显然是把他作为一个封建地主的典型来分析的。杭州大学中文系教授胡士莹的《话本小说概论》(2011)说,冯梦龙的《卢太学诗酒傲王侯》这篇小说“对穷奢极侈的大地主卢柟,却错误的当作正面人物予以颂扬”,言外之意,卢柟只能是应该批评的反面人物。双翼《今古奇观杂谈》(1981)一书中有《猛虎斗地头蛇》,把县令汪岑比作猛虎,把卢柟看作是一条地头蛇,说“卢柟这个人,代表的其实是封建统治阶级的最基层的最基本的势力,即大地主阶级”“数不尽的劳动者的血汗,供养了他们这种人的生活”。还说这种地头蛇是很厉害的,“你奈何他不得时,他反过来随时可以咬你一口,除非一下子把他弄死”。

  冯梦龙笔下的卢柟,居住在浚县城外浮丘山下,家有良田千顷,巨资万贯,第宅壮丽,高耸云汉。卢柟丰厚的家资是祖上的遗业,而不是他亲手聚敛的结果,卢柟非常富有但却并不为富不仁。人称卢太学,自幼广涉诗、书、经、传,才学过人,八岁即能属文,十岁便娴诗律,下笔数千言,倚马可待。人都说他是李太白再世,曹子建后身。

  虽然卢柟才学高广,但在坚持八股取士的明代,规定在朱熹注四子书及宋元人注五经中出题,依题义揣摩古人语气,代替说话,绝对不许发挥自己的意见,因而卢柟偏生不中试官之意,一连走上几次,不能够飞黄腾达。他只说世无识者,却没有意识到这是在闭塞文人言路,思想僵化、恶毒、腐朽到了极点,于是遂绝意功名,不图进取,惟与骚人剑客,羽士高僧,谈禅理,论剑术,呼卢浮白,放浪山水,自称浮丘山人。

  诗酒是卢柟生活的基本内容,他喝酒与李白有点相似,好酒任侠,潇洒豪放,放达不羁,有轻财傲物之志。卢柟也是一个脱俗高雅的文人,他家的宅院清幽,楼台高峻,山叠岷峨怪石,花栽阆苑奇葩。宅后又构一园,大可两三顷,凿池引水,叠石为山,制度极其精巧,名曰啸圃。啸圃中另有梅园、牡丹园、莲池、菊园等等,梅园的亭子取名玉照亭,莲池取名滟碧池,池心中有座亭子,名曰锦云亭。

  传说中的卢柟故事也很多,多是在突出卢柟的才华,有的载于书籍,有的传于文坛,更多的则是流传于浚县民间。一说卢柟创作《金瓶梅》,一些学者认为兰陵笑笑生就是卢柟;二说明末传奇《想当然》为卢柟托名于陆尚书所作;三说《中国古代的酷刑》记述有卢柟梦中被开肚洗肠,惊醒顿觉文思泉涌;四说《巧对录》有卢柟、王凤云对联戏虐的故事;五说浚县民间有卢柟对诗才压江南的故事;六说有人将卢柟的故事编成《玉堂春后传》。

  文学家卢柟生活在明正德、嘉靖年间,一生坎坷,受诬在狱中度过了十年,期间父母先后亡故,二子夭折。不幸的个人遭遇和艰难的生活环境,使他精神上受到沉重的打击,但也成就了他在文学上的贡献。他的许多诗、文、赋都是在监狱里创作的,并将文集命名为《蠛蠓集》。卢柟自序中说,一因蠛蠓洁于自奉,介于自守,不如蚊蚋侵秽强啖;二因居蓬茨藜藿,不是名门贵胄,孤独穷困,弱小如蠛蠓;三因诬系狱,奔走呼号,无人理会,颇类蠛蠓之卮燕吭,罹蛛网,振其音而暗暗者。卢柟的诗歌风格,善取前人所长,又巧妙将其融会创新,从而自成一家。

  正德二年至嘉靖十八年(15071539),卢柟风华卓异少年行。卢柟生于浚县一世代为农而资财雄于乡的农民家庭,八岁开始读书,二十岁起在浮丘山书院读书,虽然文采卓异,但却数次乡试不中。过了而立之年,父亲入资为其捐了监生,卢柟于是赴太学读书,增加了学识,开阔了眼界,后回到浚县。

  嘉靖二十一年至三十一年(15421552)蒙冤入狱,在狱中度过了十年。这要提到时任浚县知县,冯梦龙笔下写的是汪知县,真实的是蒋虹泉知县。明嘉靖十九年(1540),进士蒋虹泉来到浚县任知县,到任三年,儿子病了三年,有人让他到浮丘山东麓的碧霞宫去许愿,果然十天后儿子的病好了。为此,蒋虹泉大捐奉资,并令百姓捐款助资,将碧霞宫迁至浮丘山顶,大兴土木,历时二十一年。真可谓明处敬道敬佛,暗地作恶害人,明处执政为民,暗地欺压良善,更不可理解的是,这样的官却能越做越大,可见明代吏治腐败到了何种程度!碧霞宫竣工之时,蒋虹泉已经是河南布政使,后升为云南都御使。

  蒋虹泉到浚县后,也像《红楼梦》中那样,先要弄一张“护官符”,卢柟的名子被写进了“护官符”。蒋虹泉听说卢柟很有才气,就想结识这位卢太学。蒋虹泉想约卢柟进县衙,与一般文人学士聚会,共同欢娱。卢柟是想邀请蒋虹泉亲临府上,饮酒对弈,研讨诗文,胜人一筹。卢柟多次与蒋虹泉相约,均因蒋虹泉失约未成。嘉靖二十年(1541九月,卢柟又以菊花盛会为名,邀请蒋虹泉赴宴,蒋虹泉也答应如期赴约。可一直等到日落十分,蒋虹泉还没来。卢柟一气之下,独自喝得酩酊大醉,脱去布衫光着脊梁,躺在啸圃凉亭里醉得不省人事。蒋虹泉忙完公务来到卢府,到客厅一瞧,一片杯盘狼藉污秽不堪。蒋虹泉心里老大不高兴。又见卢柟不修边幅的醉态,脚没站定扭头回了县衙。蒋虹泉以为卢柟故意怠慢羞辱,从此把卢柟记恨在心,意欲寻机报复。卢柟因无意间得罪了浚县令蒋虹泉,自己竟然不知。

  嘉靖二十一年(1542夏,暴雨大作,卢柟家的一道院墙倒塌。因偷场麦被责打逃遁的一位长工被倒塌的墙压死,长工的老婆将卢柟告到县衙,状告卢柟为富不仁谋害长工致死。县令蒋蒋虹泉包藏私心,借机报复,用大刑拷审卢柟,拷打了整整一天,卢柟被屈打成招。安葬长工一事花了不少银钱,贿赂衙役使卢柟在狱中免受皮肉之苦又花不少银钱。几年时间卢柟在狱中,家资几乎耗尽。卢太学的才气诗文,没有人再提起。是年浚县归大名府管辖,不久巡按樊公大名府会审,认为卢柟以家长殴打长工至死,应从轻发落,判定罚谷千石,卢柟被释出狱。次年,察院复按前事,估计蒋虹泉也做了不少工作,移檄复收卢柟,于是卢柟再次入狱,并被械送大名府会审。六月,狱成,拟之大辟,也就是判为死刑,转回浚县狱。

  在狱中,卢柟不停地向各级官员申诉自己的冤屈。先后多次上书大理寺陈龙泉、浚县新任县令魏安峰、大名府推官李东岗、吏部主事吴少槐、侍御张鹅山、吏部主事郝南峰,历述此案经过和自己被冤情状,以及近年家中的屡屡不幸。请求能秉公断案,为其申冤,卢柟得暂时免死。

  卢柟的遭遇得到很多当政者的同情,但是,由于蒋虹泉的从中阻挠,地方官都不敢插手此案。大名府知府张郧西的母亲同情卢柟遭遇,赠送其礼物。吴少槐吏部亦同情卢柟两子夭折,为了能使卢柟再有子嗣,准许其妻入狱侍卢柟。开州(濮阳)人翰林晁琛飞书慰问卢柟,引起卢柟无限感慨。嘉靖二十七年(1548),山东石茂华以进士治浚,加恩囚僳,卢柟法少宽。在卢柟蒙冤坐监之时,有很多朋友四处奔波,想方设法为卢柟申诉,想搭救卢柟出狱。嘉靖二十九年(1550),陆光祖任浚县令,张庐山任滑县令。张庐山、谢榛、王世贞、陆光祖等人将卢柟之冤陈上,得到上边同意,张庐山与陆光祖同堂复审卢柟一案,并顶住了制造冤狱且升任高官的原浚县令蒋虹泉施加的压力,冲破蒋虹泉利用各种关系设置的重重障碍,卢柟蒙冤十年监牢终获自由。

  嘉靖三十一年至三十九年(15521560),卢柟度过了潦倒困苦的晚年。出狱后,卢柟来往于浚县和滑县,与浚县令陆光祖、董世彦,滑县令张佳胤经常相聚,或开怀畅饮、或登山览胜,时有诗赋相赠。后陆光祖升南京礼部主事,卢柟相送数百里,依依不舍。张佳胤升户部福建主事。谢榛留滞安阳赵王府,卢柟前去拜见答谢赵王及谢榛搭救之恩,赵王读了卢柟的文赋,立即召见,并赏赐金百镒。于是诸王人人争相宴请卢柟。卢柟在酒宴上,开怀畅谈,挥霍数百千万言,急若风雨,口若悬河,潇洒挥毫,片刻之间写成辞赋。喝到酒酣,旧病又犯,使酒骂座,赵王渐渐疏远卢柟。等到离开安阳回家的时候,赵王赠金已经所剩无几。

  嘉靖三十五年(1556)春,王世贞巡按京畿诸郡,飞书浚县,邀卢柟同谢榛赴大名府,与李攀龙欢聚。言语慷慨,相见恨晚,互赠诗文,痛饮三日方散。卢柟、王世贞皆在文中记录此次见面情景。次年,卢柟准备赴南京拜访原浚县令陆光祖,时陆光祖任南京礼部仪制郎中。李攀龙赴任过黎阳,卢柟与之登大伾山。赴金陵途中,卢柟邀谢榛一起拜访了时任青州兵备副使的王世贞,只停留了一天即又上路。后卢柟与谢榛分手,独自南游金陵。陆光祖为礼部郎,留卢柟月余。卢柟走越历吴,无所收获,返回浚县。

  嘉靖三十七年(1558)以后,卢柟生活穷困潦倒,只能靠采野蔬过活,写下了《秋晚赴井汲水采野蔬供饭》《苦寒吟》,记述悲惨的生活之苦。次年,卢柟在贫病交加中死去。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夕雨 2016-6-16 15:13
秋雨一直勤奋笔耕不辍,对中国文化也是个贡献。送枝花儿。
回复 淇奥梦 2016-6-22 11:41
夕雨: 秋雨一直勤奋笔耕不辍,对中国文化也是个贡献。送枝花儿。
这是应家乡之约写的几句,收入了他们的文史期刊。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紫雨轩 ( 豫ICP备11013669号 )

GMT+8, 2019-11-15 03:57 , Processed in 0.30209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