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紫雨轩 返回首页

淇奥梦的个人空间 http://ziyuxuan.net/?1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淇奥梦】地外云深处(56)

热度 4已有 798 次阅读2016-3-15 07:32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小说| 云深处, 奥梦

地外云深处(56

秋雨

56.时空错位发邮件 秋雨编修印成书

 

  围绕火星的一场星际大战结束后,再也没有看到狐狸座亚铃星云飞行物的踪影,火星变得很平静。为了防患于未然,火星防卫除了在两个卫星上加强了建设,还在库斯塔群和奋强市布防了战舰群。雨露星球、霹斯星球的两位球首指示,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于是,两个星球派出了前往狐狸座的侦查舰队。据说地球人类后来观测到了狐狸座内的一次星球爆炸,因而推测那处新星依然很不稳定。但随着地球人类移居狐狸座,才知道那里曾进行了一场星球大战,那些由人类退化为兽类的恶魔,被雨露星球和霹斯星球的人类彻底铲除。

  在等待地球京华飞船抵达火星之前,林如平除了帮助奥雷基继续翻译《万古》,也时常前往奋强市气象金字塔,帮助卫黎明发展火星气象事业,还几次陪同卫黎明前往库欣塔群和几个天坑市,有时间和华春娅几个去帮助菱搞养殖和种蔬菜,林如平说这叫体验生活,她想把自己的日记写成一部小说。林如平和卫黎明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华奋强几次想给他们两个张罗婚礼,皆因忙得挤不出时间一次次推迟,当然也有奥雷基从中作梗,他坚决反对林如平和卫黎明在火星上举办婚礼,一心想把二人带往雨露星球,在雨露星球给二人办得风风光光。

  奋强市和库欣塔群又迎来了几批移民定居,但迟迟不见地球华夏京华的飞船登陆火星。几经努力建设,火星上的奋强市和库斯塔群已经初具规模,不仅市区和塔群周边50千米的郊区农林牧各业蓬勃兴盛,而且郊外的牧野区域也是一派繁荣,牧野之外的林、坰,以及250千米之外的甸都是欣欣向荣的景象。纪念金字塔附近的综合大学已经正式挂牌,校园建得像花园一样,里面有了学生的身影。服装厂、农副产品加工厂、各种机械制造厂、自动化工厂、航空航天飞行器制造厂等已经正式投产。市区和塔群内大小商场也已正式开业,郝远望在商场购物时对妻子沙芳菱说:“还记得生宝儿时你做的那个梦吗?想不到你进的那处深山老林竟然是火星,建起来的城市竟然是奋强市,你的梦真灵验!说不定宝儿将来真的会接华市长的班,成为奋强市的市长。”

  “去你的!越说越不着边际,那个梦我早忘了。当时眼看着黄沙就要埋掉咱的家园,整天愁眉不展,所以就胡思乱想,做了那个荒唐的梦。后来你进了监狱,不要我们母子二人,我们走投无路,哪里会想到有今天。儿子也长大了,就要去往雨露星球留学,咱们一定要他努力学习,将来为建设奋强市做贡献。我们自己也应当好好学习,无私奉献,要对得起咱们的奋强市!”沙芳菱回话。

  “很快就要离开火星前往雨露星球了,咱们要一天当成两天过,临别之前多为咱们的奋强市做些事情。”郝远望接话。

  “奥雷基前辈已经回来了,今晚做些好吃的,请老前辈,也让他们几个过来,咱们庆贺一下。”沙芳菱笑着说。

  “好主意!多买些,回去我亲自下手做几样好菜。”郝远望高兴地说。

  奥雷基等人回了雨露星球,但几次前来火星,对那本《万古》原件望眼欲穿。又是火地距离达到最近的时候,正值火星北半球初春时节,地球京华的一艘飞船降落到火星奋强市,一批华夏人登陆火星,给奋强市带来了许多物资,人口也变得多起来,当然也带来了那本《万古》原件,还有原装的那个盒子。奥雷基提前赶到了火星,在郝远望家做客,大家推杯换盏,搞了个通宵达旦。地球京华飞船到来时,奥雷基高兴地让把《万古》原件直接装上了雨露星球的飞船,并让战舰日夜保护,他要亲自将《万古》原件护送到雨露星球。雨露星球沃特尔球首已经特批,在京塔群星球大学为《万古》建起了一座金字塔,届时还要举办隆重的迎接《万古》入塔仪式,仪式上沃特尔球首和弗瑞德球首都要亲临现场。

  地外人拿到了《万古》古文献原件,便急着要送回到雨露星球,林如平、卫黎明等前往雨露星球留学的地球人,也便一同离开了火星,飞向了雨露星球,开始了地外的留学生涯。临别之时,华奋强等人到飞船基地送行,郝宝儿拉着华奋强的手说:“爷爷,我们都走了,您和几位地球英雄爷爷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等我们回来。宝儿养的几只兔兔和我的狗狗留在了火星上,请爷爷一定替宝儿看护好,宝儿谢谢爷爷!”

  “乖宝儿,爷爷一定替你养着,但你也要答应爷爷,到了雨露星球,一定要好好学习,把雨露星球的先进科学技术、先进管理经验学到手,带回到火星,带回到奋强市!我们等着你们回来,然后把奋强市交给你们,把火星的发展交给你们,由你们再上新台阶!你们快上飞船,奥雷基前辈有些等不及了。”华奋强说。

  地球人类学员顺利抵达雨露星球,京塔群一连热闹了几转,然后学员们住进了星球大学,全部被安排到语言学院学习雨露星球语言,一圈以后开始分专业读研。林如平、李紫燕、华春娅被分派到文史专业,跟随阿沝姆前辈研究各星球人文历史。卫黎明、张正义、梁山伯、祝英台被分配到风云专业,跟随普雷特前辈研究各星球万千气象。席自然、伊琳娜、玛丽娜被分配到航转专业,郝远望、沙芳菱被分配到农学专业,郝宝儿直接去了京塔群第一小学,先由林妹妹临时陪读,之后林妹妹仍要回到林如平身边。奥雷基对他们说:“目前圆绕上正在为你们生产机器人,每人一个,机器人的气质形象由你们自己提出要求,然后定型出厂。”

  “爷爷,我想要个漂亮的女孩子,将来我们两个就成为一家。”郝宝儿抢着说。

  “不行,暂时没有你的机器人,等你长大了再说。这次机器人的配备有个原则,就是男士配备男性机器人,女士配备女性机器人。将来回归大地星时,各带各自的机器人,他们将始终陪伴着你们。”奥雷基笑着说。

  “爷爷,我不要女孩子了,她们爱哭,我想要一个男机器人,不管他比我是大是小,都要喊我哥哥,听我的话。”郝宝儿抱着奥雷基的腿说,大家乐得大笑。

  林如平与卫黎明的婚礼也在雨露星球上隆重举行,算是了了奥雷基的心愿。沃特尔和斯贝斯亲自到场祝贺,弗瑞德携夫人专程从霹斯星球赶来,参加了他们的婚礼,雨露星球将二人的婚礼对全球进行了直播,全球为之沉浸在幸福之中。

  应弗瑞德的邀请,所有在雨露星球留学的地球人组成了一个考察队,前往霹斯星球访问考察,受到了霹斯星球史无前例的热情接待,考察组成员大开了眼界,知道了什么才叫宇宙现代化。回归雨露星球时,绕道飞往伊维尔星球,参观两个星球如何共同开发伊维尔星球,通过参观,知道了什么才叫宇宙大都市,什么才叫现代都市的科学顶层设计。

  考察队在伊维尔星球上到处观光考察,惊奇地见到了地球华夏来的人类,一问才知道是乘坐雨露星球的飞船,原本是前往火星,因飞船舵手听错了指令,这才来到伊维尔星球。后来准备把他们送往火星时,他们自己强烈要求留在伊维尔星球。考察组人人都很激动,伊维尔星球上的地球华夏人也很激动,他们欢呼拥抱,泪眼透着亲情,嘴里有话梗阻在咽喉。但当他们相互自我介绍,说起来何时离开地球时,却出现了奇怪的问题,弄得一个个目瞪口呆,相互不能确信对方说的是不是真话。考察组成员们说的都是地球公元24世纪初年,而伊维尔星球上的地球人说的却是地球公元25世纪末期,绝对是地球时空两个世纪里的地球人。

  尤其是林如平自我介绍时,伊维尔星球上的地球人感到不可思议,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我叫牛黎德,今年32岁,是移居伊维尔星球地球人的领队。林如平老前辈的事情我们听说过,我们京华大学校园里还有她老人家年轻时候的塑像。热恋她的卫黎明前辈也因为找她离开了地球,京华有一本畅销书《地外情恋》,写的就是两位前辈感人的故事。你说你是林如平,与前辈林如平是一个人吗?不可能,不可能,你看上去比我年龄还小,她老人家如果健在,现在少说也有180岁,不可能是一位青春少女。”

  “这玩笑可开不得!我来问你,林如平姐姐所在的学校现任校长是不是馥斋叔叔?卫黎明哥哥所在的学校现任校长是不是裴东旭叔叔?”华春娅走上前提问。

  “啊!姐姐、哥哥、叔叔?你不会是神仙吧?也太夸张了!你说的是150多年前的校长吧?如今的校长最多只能任期两届,也就是最长只能当8年校长,俞馥斋校长、裴东旭校长之后,至少换了20多次校长了,我们说不清楚。”牛黎德回话。

  “你是说我离开地球有150多年了?我在雨露星球上没有几圈的时间,怎么可能啊?不是在给我说笑话吧?如果真是这样,我爸爸、我妈妈、我妹妹、我弟弟不知怎么样了?我要回一次地球,我要去看我的爸妈、妹妹和弟弟!”林如平显得十分紧张。

  “如平,你不是每天都记有详细的日记吗?把每一天都加起来,看看究竟离开地球多长时间,一下子就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真话。”郝远望给林如平出主意。

  “我们说的全是真话,我们几个离开地球时,特意回了一次母校,塑有林如平和卫黎明前辈雕像的那一片枫林,每棵树都成了200多年的古木,已经成为京华一处重要的文物保护单位。林如平前辈离开地球时,那片枫林中的树木只有十几年的树龄,枫林边的牌子上文字写得明明白白。你们一定是扮演了那些前辈们的形象,专门来逗我们开心,谢谢你们!”牛黎德说着给考察队全体鞠躬。

  “我们没有扮演别人,我们就是我们自己,你们听说过24世纪初的地球英雄华奋强吗?”李紫燕说。

  “听说过,如果不是他老人家推开彗星,使彗星偏离轨道,地球生物可能早就灭绝了,我们应当永远铭记他老人家!”牛黎德回答。

  “这一位就是他老人家的女儿华春娅,我是他老人家的义女,他老人家如今是火星奋强市的市长。”李紫燕介绍说。

  “玩笑开得太过火了,咱们可不能亵渎地球英雄,如果老英雄活着,应该有200多岁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牛黎德摇着头不肯相信。

  “各个星球都在各自的时空网兜里扭曲着自己的时空,相互绝对对接不起来,你快我慢,你慢我快,你这样扭曲,我那样变形,相互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找不出来某种关系规律,更不存在相互间的换算公式。”卫黎明自言自语。

  “如此说来,我们如果回归地球时,难道会回到地球的公元21世纪?”席自然发问。

  “很有这种可能,完全可以通过时空隧道回到地球的过去,也可以抵达地球的未来。”卫黎明回答。

  “老虎明,我一定要回到我离开地球时的那个时空,我一定要见到我的爸妈和家人!记得我前往雨露星球滨海塔群的风云塔参观时,奥雷基前辈曾说宇宙时空扭曲变形,也许通过宇宙道路,会见到21世纪一个叫秋雨的地球人。还说我的日记会被送到秋雨的手里,他会根据我的日记内容,把我们的事情写给他所处的那个地球时空。”林如平说。

  伊维尔星球上的地球人听后哈哈大笑,牛黎德说:“再次感谢你们逗我们开心,随后咱们常来往,我们也住在京塔群,会时常见面,我们还有事,先去忙了,再见!”

  李紫燕见那些地球人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真实身份,不想再做过多解释,待那些地球人离开后,李紫燕说:“事实再一次证明,生命在于运动,我们通过星际间不停地奔走运动,已经一百多岁了,而我们自己却没有感觉,依然焕发着青春。”

  “生命在于运动,只能适用于一定的范畴和一定的生物群体或者个体,绝对不是放置宇宙时空而皆准的真理。岂不闻如平的乡人曾说神龟寿?神龟寿命最长久,但神龟却不常运动,时常处于静止状态,地球人也有学着神龟练辟谷龟息之功的,多达到了延年益寿的目的。某些人群无论盛夏寒暑,每天坚持天不亮就起床外出跑步,风雨无阻,锲而不舍,为长寿遭了不少罪,但结果却与愿望相反,其寿命远不及那些开开心心饱食终日不锻炼的人群。有人说跑步一小时可延长寿命一分钟,如果是这样,还是抛弃那一分钟吧,不如把跑步浪费的一小时挪作他用,否则便是在缩短自己有意义的生命时间。所以说,地球人类有许多误区,尤其是华夏地域,只要有一个所谓的专家站出来,凭空说了一句话,虽然没有经过实践验证对错,也不见得科学,但却有一些所谓专家出于某种目的,也许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利益关系,自愿助力忽悠,地球人又很少知道背后的奥秘,总是盲目地坚信不疑,顶礼膜拜,于是也就成了骗人的所谓绝对真理。”卫黎明反驳说。

  “我赞成黎明的说法,什么都不能一概而论,个体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有些人适于运动,运动利于他的生命;有些人不适于运动,运动损害他的生命。但如果我们去看大夫,一般的大夫总会劝我们要加强运动,要多吃什么,少吃什么,不吃什么,其实这些全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没有一件是经过试验、实践或者统计得出的正确结论,多是凭空想象出来的。譬如高血压、高血糖等慢性病没有攻克的过去,那些往昔的人们一旦得了这些慢性病,便被禁止吃这吃那,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其实没有什么科学依据,白白让那些人遭了半辈子的罪。如果当时那些人具有现在人的思维,决不会被那些凭空想象的说法所束缚,其实凭空想象的那些人自己什么也不清楚,多是随声附和,有些甚至是瞎蒙的。如果他们真的知道应该如何,那些慢性病当时也就被攻克了。当时的人们既可怜又愚昧,没病也会被吓出或者被整出病来。”张正义接话说。

  “老虎明,张正义,你们两个不要总是指责别人,有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那些所谓的专家中的一员?你们两个不要总是丈八灯台――只照别人不照自己!学习了雨露星球和霹斯星球上的先进风云技术,回归火星后,能否在火星上实现呼风唤雨?能否对火星风云变化了如指掌?预报起来火星天气是否能够精准量化定位定点?是否仍要用‘可能’‘也许’‘局部’‘部分’‘有时’等这些似是而非的语言?如果火星天气预报不能精准,以天气预报为基础的各种服务喊得再响,做得再精细,还有什么意义?预报天气是你们的基础,控制天气是你们的目标,别的都在其次甚至不用你们瞎操心。”林如平对着卫黎明和张正义说。

  “如平,不能这样说他们两个,他们总是想说真话,但因为受着科学技术水平的限制,往往把真话说成了假话,结果事与愿违,适得其反,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有些行业或者个人,原本是可以说真话的,但因为包藏着私心,总想保护自己行业的利益,因保护行业利益而坑害整个火星社会,搞行业垄断、搞不正当的竞争,其实是在犯罪。”李紫燕对林如平说。

  “火星管理行业之间相互过界伸手,任意扩大自己的权限,总想把自己的管理权限放大成万能。有利可图的权限,即便不属于自己也要抓住不放;无利可图的权限,即便属于自己也要想方设法抛弃。火星上制定法律条款,起草者总要首先考虑自己所在的行业和部门的利益,如果审核时又被蒙混过关,获得通过,这样的法律条款有什么意义,依这样的法越依越糟,越依越背离火星的万民之心。”郝远望发起来牢骚。

  考察队最后回到了雨露星球京塔群星球大学,他们把想回地球看看的想法说给了奥雷基、阿沝姆和普雷特,奥雷基几个在一起商量,认为他们正在准备学位论文答辩,不应该分心,应当等论文答辩后,顺利拿到学位,回归大地星时,顺路到地球上看看,甚至可以住上一段时间。奥雷基还给他们开玩笑说:“回归地球时,如果穿越错了时空,一来一回又会是地球上的100多年,太浪费时间了!”

  “爸爸说得很对!可是我真的很想回地球一趟,见见地球上的爸爸和妈妈。我也知道我们正在准备论文答辩,不能分心。但我想让地球上的家人知道我的近况,如果近段时间有前往银河系的飞船,可否给我捎封信件,就像上次给老虎明送信那样。”林如平请求着说。

  “这样最好!可把蝶儿平的日记电子稿交给他们,如果不能着陆地球,可以登陆地球计算机无线网络,用网络邮件发给chinalin,这是个华夏林姓网站。地球华夏每年的农历四月初四,这个网站都会组织华夏各地和地球各处的林姓后人,前往豫北新鹤大道东侧的比干墓,在比干墓前举行林姓祭祖大典,比干为林氏之太始祖,比干之子林泉为林姓始祖。华夏林姓网站收到了蝶儿平的日记,蝶儿平的家人第一时间也就知道了我们的情况。”卫黎明建议。

  “我的日记正在整理,后面还会有很多事情,都还没有来得及记述。”林如平说。

  “目前已有的日记算成第一部分,以后再继续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等等。”卫黎明说。

  “只好这样了,但不知有没有前往银河系的飞船。”林如平说。

  “真是巧了!正好有前往银河系的任务,还是上次前往银河系执行任务顺带送信的那艘飞船,还是那位首舵,我已经打过电话,一会儿就过来,你们可以直接给他谈。”奥雷基高兴地说。

  那位首舵同卫黎明和林如平等人见面后,卫黎明首先握着首舵的手说:“感谢您上次给地球送信,让我知道了蝶儿平的情况,这一次还要烦请您给地球送一封信。”

  “再次表示感谢!这一次不用发射电波,临近太阳系时。可以登陆地球的计算机无线网络,把我的电子邮件发给chinalin,一定记住chinalin。”林如平补充说,然后把日记拷贝交给了首舵。

  “不用谢!一定把这件事办好,请林、卫大使放心!”首舵接过拷贝高声说。

  前往银河系的那艘飞船一切准备就绪,首舵带着林如平日记的拷贝登上了飞船,飞船按计划飞离了雨露星球,通过宇宙道路不久便进入银河系,当飞抵太阳系边缘时,飞船上的电脑登陆地球计算机网络成功。操作员很激动,在输入chinalin时,可能是计算机键盘上NB键紧邻,操作员误将chinalin输入成了chinalib。操作员并不知道,将林如平的日记电子稿复制粘贴,敲击发送,收到回执发送成功后,便断开了与地球网络的连接。操作员对首舵笑着说:“地球人真怪,大门上大锁小锁锁得结结实实,可是后面的院墙低矮倾倒,迈步就能进去。尤其是那些保密的虚拟空间,特意断开了网络,但对于咱们来说,连他们的虚拟空间都可以一下子搬走,根本无密可言。地球人认为他们的核武器是最厉害的,所以加了好多大锁小锁,其实没有任何作用,我随时就能激发那些所谓的武器。”

  “看在林大使的面子上也不能动他们的核武器,那些保密的虚拟空间,你就当没有看见,千万不能无事生非!”首舵严肃地说。

  奥雷基曾对林如平说过,宇宙时空扭曲变形,也许通过宇宙道路,会见到21世纪一个叫秋雨的地球人,林如平的日记会被送到秋雨的手里。奥雷基太伟大了,他的预言真灵!邮件发送完成以后,首舵才注意到太阳系里只有一颗蓝色星球,第四颗星球火星呈土黄色,他们试图与火星上的库欣塔群联系,发现火星上一片荒芜,火卫一和火卫二上也根本没有雨露星球的战舰集群。首舵意识到穿越错了时空,命令操作员立即撤回发送出去的电子邮件。飞船沿着来路退了回去,重新进入宇宙道路,接近太阳系时,重新进入地球计算机网络,给chinalin发送了邮件。

  虽然飞船穿越错了时空,但林如平并没有见到地球21世纪的秋雨,也只是把她的日记错误地送到了秋雨的电子邮箱。因为那艘雨露星球的飞船接近太阳系时,所看到的那些景象,正好与地球的21世纪时空对接,所登录的计算机网络当然也就是地球21世纪的网络,所错发的电子邮件地址chinalib,恰好是秋雨的电子信箱地址。秋雨的邮箱怎么会是chinalibchina是华夏之意,秋雨过后便会飞雪结冰,但离结冰还有些时间,故而lib有离冰之意,如果叫成李冰,更像是人名,秋雨之水成冰,而比水寒彻。

  秋雨正好在计算机旁,听到有邮件提示,急忙打开信箱,先对邮件进行了拷贝保存,然后才回过头来细看。秋雨不敢相信会是真事,但越看越不容置疑,这才突然想起应当与发件人取得联系,但回头再进入电子邮箱时,什么也看不到了,邮件已经被对方收回。秋雨感到责任在肩,不应当让林如平的日记石沉大海,应当让大家都知道林如平在地外的这些事情,虽然是发生在未来,但终归是要发生的。至于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等内容,说不定也会再次收到,宇宙之大,无奇不有,不知道、不认识、未听说、未见到,不等于宇宙中不存在。

  因与原作者林如平处在两个不同的时空,秋雨根本联系不到林如平,想要通过同乡卫黎明联系林如平,也成为不可能。秋雨只好擅自做主,给林如平的日记题名为《地外云深处》,尊重原文字,只是修改了个别词句,进行了文字编辑。遇有地外文字部分,一是秋雨看不懂,二是没有对应的输入符号,三是遇到那些地外符号计算机就会死机,秋雨只好将地外文字全部删除。另外,秋雨还给各章加了题目,这样让读者读起来会容易一些。所遗憾的是,这些工作全是在原拷贝的文件上随时观看随时修改,糊里糊涂的秋雨竟然忘记给原件复制备份,如今想看一下原件也成为不可能。

  秋雨在想,假如卫黎明和林如平真的回到地球,甚至有可能带着自己的儿女,他们会首先去他们的母校,去那一片已经成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木枫林,去京密河岸边,去颐和园内的万寿山,去中南海的瀛台,然后湖中荡舟。他们会坐上真空管道列车前往卫地寻祖,但卫黎明家里的后人已经传承了数代,甚或卫黎明的父母、哥哥、姐姐的骨灰早已没有影踪了,后人们已经不记得他们,当年为卫黎明雕塑的铜像如果还在的话,解说员可能会说那是浚县王越的雕像,或者会说是王阳明在大伾山上讲学时的雕像。他们也会坐上真空管道列车前往安徽陈地寻祖,但林如平的父母、妹妹和弟弟也早已离开人世,在世的已是数代后的后人,没有人记得他们,林如平的铜像虽然还在,但导游们解说的却是花木兰。

  虽然卫黎明和林如平青春依旧,但他们的同代人早已作古,京华大学时期的同学都已经离开人间100多年,没有谁认得他们。当他们登上飞船,又要离开地球时,一定会比照唐代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写出新的诗句:

  少小离家百岁回,乡音无改美身姿。

  后人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路过

鸡蛋
4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admin 2016-3-15 08:43
敬佩。
回复 夕雨 2016-3-16 14:48
少小离家百岁回,乡音无改美身姿。
  后人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高寿啊。
回复 夕雨 2016-3-21 19:57
这部书稿写完了吗?怎么没有动静了。
回复 淇奥梦 2016-3-23 13:52
夕雨: 这部书稿写完了吗?怎么没有动静了。
第一部分替林如平略改了一下,也不知道林如平愿不愿意,全贴出来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俺还冇见到,天天看俺嘞邮箱,一直再冇收到过天外的邮件。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紫雨轩 ( 豫ICP备11013669号 )

GMT+8, 2019-11-20 02:32 , Processed in 0.25429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