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紫雨轩 返回首页

淇奥梦的个人空间 http://ziyuxuan.net/?1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淇奥梦】地外云深处(52)

热度 1已有 706 次阅读2016-3-11 09:49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小说| 云深处, 奥梦

地外云深处(52

秋雨

52.兵变成功梦魂审 谏言贬悲愤诗

 

  奥林帕斯15349年,后西部主导时期的帝王炭热病亡,7圈大的炭辉继位,一时政治不稳。次圈初转,传来消息说南半球联合高原大举入侵。主政的糊涂太后毫无主见,茫然不知所措,求救于宰相梵傻痴。梵傻痴认为只有辰忈才能解救危难,谁知辰忈却说兵少将寡,不能出战。辰忈被授予最高军权,可以调动全部军人和豪斯奥。

  辰忈率大军出了撒姆塔群后,撒姆塔群谣传四起,说辰忈将做帝王,撒姆塔群慌作一团辰忈对撒姆塔群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这也是他的精心杰作,造成京塔群中慌乱,以使军队只有听命于他外别无选择。行军至撒姆河桥,辰忈的弟弟和军掌书记授意将士把黄袍加在辰忈身上,拥立他为皇帝。15转,辰忈率军回师撒姆塔群,逼使七岁的炭辉禅位,轻易地夺取了后西部主导时期的政权。自从开来时期中叶以来,将近1000圈的时间内,大地星战争不断,帝王更替频繁,各分京不能统一,大地星经济崩溃,人类身处水深火热。期盼大地星统一,发展生产,安居乐业,已成众望所归。后西部主导时期的辰忈英勇善战、军功卓著,深受炭热器重和将士拥戴,他发动了撒姆河兵变,做了皇帝,顺应了历史的发展,从此大地星由乱到治,由分裂到统一,历史意义重大。

  辰忈制定了长治久安的治理星球方针,稳定了局势,平定了叛军,基本结束了数祖六代时期的分裂混战局面,人类过上了安定生活。为了避免数祖六代时期的覆辙,辰忈两次设宴要节度使们释去兵权,罢镇改官,多买良田,终养转圈,从而消除了禁军领发动兵变和分京割据的隐患,统一集权,消灭了地方割据势力,堵塞了历史上外戚、后妃、分京、大臣、宦官的专权、夺权漏洞。辰忈为了巩固政权,把地方的军权、用人权、财权都收归朝廷,由皇帝亲自掌握,进一步加强了等级专制的集权制,实现了科技发达、经济繁荣、文化昌盛,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发展到一个新阶段,成为历史上重要的时期之一。但防卫力量被大大削弱,为南半球的入侵埋下了祸根。

  辰忈执政时期,出现了一位铁面无私的官人杰斯特,辰忈命他坐镇撒姆塔群,专管人类不平之事,即便是皇亲贵胄,杰斯特也有权过问审理,不少贪官污吏和人间恶孽,听到杰斯特这个名字便会不寒而栗。要说杰斯特胆量是够大的,夜晚梦里竟然在灵魂地狱塔群审起来辰忈的生魂,而且辰忈同一时间也做着同样的梦,二人在梦中相遇。杰斯特对着辰忈的生魂说:“今转把你锁了来,是因为撒姆河兵变之事,需要你把问题交代清楚!既然让我管不平之事,我也就不管你是皇亲贵胄,还是贱如蝼蚁!在我面前没有什么区别,希望你老实交代,否则将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更不要说下一轮回投生外星球!黑白无常纳贿妄法,私放恶人还阳,又在大地星作恶,上苍已经怪罪,我正在组织力量深入调查,黑白无常已成霜鬼!你不要妄想我徇私枉法,还是快快如实交代为好,以免吃皮肉之苦,下你油锅,锯你身体,或者用石磨将你碾压成齑粉!”

  “大胆杰斯特,我让你掌管不平之事,你竟敢审问起我来!岂不闻刑不上大夫,礼不下贱人?就不怕我杀你全家,灭你九族!”辰忈怒气冲天。

  “这里没有杰斯特,只有铁面无私,请你看看这是哪里,由不得你撒野耍刁,蛮横无理!先让你受皮肉之苦,来呀,大刑伺候!”杰斯特扔下令牌。

  “哎呀!我不知这里就是灵魂地狱塔群,不知者不为过,请铁面无私手下留情,我如实说。”辰忈哀求。

  “我念你是一代帝王,特来亲自审你。否则我这里有十殿分首,会让各殿分首审你一遍,让你受尽地狱之苦!你还不知道各殿的厉害,我给你介绍一下。一殿主管生死判善恶,对于那些恶雄狂雌,会把他们拉上孽镜台,历述他们的桩桩罪恶。豪斯朝第二代帝王的皇后已被一殿打入十八层地狱。二殿专管人类伤天害理,害人性命,他们会被剥衣加刑具,偿尽地狱之苦。塔塞斯朝所谓的圣王恩勒没能到转空去做神仙,已被二殿打入十八层地狱。三殿专管忤逆不孝,教唆别人,无事生非,会受到倒吊挖眼刮骨的刑罚,以严惩他们。黄族时代的莫勒已被三殿打入十八层地狱。四殿专惩无赖与奸商,让他们受尽酷刑,并要没收他们留给后代的钱财,使他们的所谓金山银山付魍魉。塔塞斯时期谋略人的四弟子柬扎已被四殿没收了钱财,生魂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五殿专管怨怨相报,会把冤家掏心分尸,把身首当成蛇粮。开来时期的糟宦士和犀浦忠,已被五殿做了蛇粮。六殿专管枉死怨转不孝人,所受刑罚是铁锥烧舌,锯声凄厉,鲜血流淌。律开拓和雍基普都受了这些刑罚,原本被六殿判入十八层地狱,我复审时,觉得他们有罪也有功,复判为赶出大地星,到外星球投生去吧!希望他们洗心革面,否则最终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七殿专管盗诬诈财害命之徒,会将他们颠倒碓磨油锅,将白骨化为齑粉,魂魄击灭。礼乐塔里有几个教徒已被七殿击灭了魂魄。八殿专门严惩虐待双亲和儿女畜类不如的人,来生割头改脸,永做裴格奥刀下亡。人祖河分京有几个人已去外星球轮回裴格奥了。九殿司掌阿鼻地狱,会让阳世无辜杀人者在地狱受刑,让他心肝碎裂痛苦难当。奥林斯时期几位帝王等都受了这种酷刑,你也是免不掉的!十殿转轮分善恶,让你喝下孟婆汤,过了灵河上的奈何桥,你什么都会忘得一干二净。”杰斯特进行详细地介绍。随着介绍,一个个阴森的场景展现在辰忈面前,辰忈恐惧异常。阴森的背景中飘出了可怕的歌声:

  十殿地狱称分首,地狱各司掌。

  一殿生死判善恶,孽镜台前恶雄狂雌罪桩桩。

  二殿剥衣加刑具,阳间伤人阴间偿。

  三殿专司忤逆教唆生是非,倒吊挖眼刮骨惩恶狂。

  四殿专惩无赖与奸商,受尽酷刑金山银海付魍魉。

  五殿怨怨就要报,掏心身首成蛇粮。

  六殿枉死怨转不孝人,铁锥烧舌锯声凄厉血流淌。

  七殿怒对盗诬诈财害命徒,颠倒碓磨油锅白骨魂也丧。

  八殿严惩虐待双亲畜类人,割头改脸永做裴格逗格刀下亡。

  九殿司掌阿鼻府,阳世杀人地狱受刑心肝碎裂苦难当。

  十殿转轮分善恶,孟婆灌汤转生忘……

  “别再唱下去了,请铁面无私息怒,我主动交代。都说我发动兵变是一场阴谋,为的就是黄袍加身,当上皇帝。其实就是这样,本来就是由我自己和我的忠实策划者们一手导演的,大地星有德者居之,有什么不对吗?从开来时期中叶以来,历经了将近1000圈,大地星战争不断,帝王更替频繁,星球不能统一,大地星经济崩溃,人类水深火热。全球统一,发展生产,安居乐业,已成众望所归,我发动兵变是顺应历史的发展。我当上帝王之后,制定了长治久安的治理方针,稳定了局势,平定了各种叛乱,基本结束了六代时期的分裂混战局面,从此大地星由乱到治,由分裂到统一,人类过上了安定生活。”辰忈说。

  “你这哪里是什么交代,分明是自我吹嘘!”杰斯特大声吼道。

  “后西部主导时期的帝王炭热病亡,7圈大的小屁孩子炭辉继位,我也就用了些手段得到了调动军人和豪斯奥的权力。南半球和高原不会入侵,是我故意造的声势,否则我不能把大军带出京塔群。大军出了京塔群,京塔群谣言说是我将做帝王,我就是要京塔群出现慌乱。我可以乱中取胜,乱了军队只有听命于我。黄袍加在我的身上,我推脱再三,其实也就是做个样子,最后我被拥立为皇帝。我在公开场合再三说我是糊里糊涂当了皇帝,至于大家都认为兵变、黄袍加身这场闹剧是我一手导演的,认为就认为吧,反正我让史官们没那样记载。”辰忈开始交代。

  “交代得并不彻底,整个兵变过程中,你耍尽了阴谋。”杰斯特大声说。

  “说真心话,基本上是一次和平兵变,没有流血宫门,尸横遍野,更没有烽烟四起,兵祸连圈。几乎是和平地取得了改朝换代的成功。和平取得成功,这是我兵权与实力威慑的结果,很大程转上有赖于我的谋划水平和政治见识,能够将大事化于无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本身就充分地体现了我的政治手段。兵变过程中的军纪严明,秋毫无犯,赢得了人类的理解与支持。这是一般的政治常识,六代时的其他兵变者未必不会想不到这一点。问题的关键是,要有怎样的筹划和运作。从外敌入侵的传言四起,到外敌军队莫名其妙地出现又消失,包括之后的行动,都是我长期准备、预谋多时、严密而成功的政治行为,这一点希望铁面无私不要宣扬出去,谁说出去了我是要追究的!兵变的结局是完美的,虽说是篡位,但我篡的也算名正言顺、人类所向、众望所归。”辰忈继续说。

  “这是自我找理由,自找台阶。”杰斯特指着辰忈说。

  “我可不糊涂,我可不想重蹈战乱不断的覆辙,于是我两次设宴让他们放弃兵权。我在巩固政权方面也是动了脑筋的,我把地方的军权、用人权、财权都收归朝廷,进一步加强了朝廷集权,说我是等级专制,我就是等级专制!有几个分京想与我抗争,我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他们漂亮的雌人也要归了我,还是让他来地狱做美梦吧!”辰忈恶狠狠地说。

  “他们的美雌人先是被你玩弄,接着又被你的弟弟欺凌,最后又被弄死,你也太残忍了!我一定要把你打入九殿阿鼻地狱,让你心肝碎裂痛苦难当!”杰斯特厉声说。

  “唉!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豪华去后行人绝,箫筝不响歌喉咽。雄剑无威光彩沉,宝琴零落金星灭。阶前寂寞坠秋露,星夜当时歌舞处。当时歌舞人不回,化为今转撒姆灰。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辰忈说着从梦中醒来,醒来后对杰斯特恨得咬牙切齿,没有几转,辰忈便找了杰斯特一些茬口,将杰斯特罢官打入大牢,从此朝纲不振,世风急转败落,辰忈及以后的几代帝王执政,北半球进入外族入侵时期。

  辰忈撒姆河兵变能够成功,有人说这是转意使然,是后西部主导时期帝王炭热灭摩奥哈众的结果,是摩奥哈众的奥斯多暗中相助。也有人说古往今来灭摩奥哈众的帝王都是短命鬼,灭摩奥哈众后都活不过1015圈。炭热的确灭过摩奥哈众,大地星上自从兴起摩奥哈众,有过四次被灭的经历。自从大地星兴起摩奥哈众,在西部主导时期、东部主导时期、开来时期中晚时候曾几度辉煌。当时人类对摩奥哈众的狂热毫不亚于一场全球范围内对某些人的极端崇拜。如有人当着大众面前割取自己身上的肉去喂鸟,遍体流血却颜色不变,又有摩奥哈徒自己以铁钩挂体,燃火点灯,一昼一夜,端坐不动。在这样的狂热下,那时的摩奥哈徒人众、庙宇塔院数量也就迅速膨胀,而且摩奥哈徒还享有很多的特权。然而盛极必衰,这就有了四次灭摩奥哈众的全球行动。

  东部主导时期为了统一北半球东部,巩固在北半球的地位,以全人类为兵。但摩奥哈众历来可以免除租税、徭役,所以朝廷下诏,凡是200圈以下的摩奥哈徒一律还俗服兵役,由此逐渐发展为灭摩奥哈众的行动,弹压摩奥哈众,下令上自王公,下至贱人,一概禁止私养摩奥哈徒,并限期交出私匿的摩奥哈徒,若有隐瞒,诛灭全门。后来有人起义,聚众十余万。皇帝亲自率兵镇压,到达帕蒙尼斯塔群,在一所塔院发现兵器,怀疑摩奥哈徒与起义众人通谋,大为震怒,下令诛杀全塔摩奥哈徒,并进一步推行废摩奥哈众的政策,诛戮帕蒙尼斯塔群的摩奥哈徒,焚毁大地星一切摩奥哈众经像。一时之间,北半球风声鹤唳。

  东部主导时期,召集自然塔、摩奥哈众、百官等讨论摩奥哈众、自然塔、礼乐塔的问题,把摩奥哈众抑为最末,事实上已是灭摩奥哈众的前奏。之后下诏断绝摩奥哈众、自然塔,经像悉毁,罢摩奥哈徒、自然塔徒,并令还俗。一时间北半球焚奥斯多经,驱摩奥哈徒破塔,推行灭摩奥哈众政策,毁塔4万,强迫300万摩奥哈徒还俗,这对急需兵源和财力的朝廷来讲,其意义之重要不言而喻。正因为东部主导时期成功地灭摩奥哈众运动,才使北半球力量大增,为统一北半球东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当摩奥哈众的发展与朝廷的运作发生冲突时,果断抉择灭摩奥哈众,实为难能可贵。

  开来时期晚期灭摩奥哈众,是在摩奥哈众势力达于鼎盛的情况下进行的。为了大力扶植礼乐塔,提倡忠君孝亲之道,只有限制摩奥哈众、自然塔的发展,才能有效地巩固开来时期集权的统治。开来时期后期朝政腐败,朋党斗争,势力衰微,而摩奥哈徒之数继续上升,塔院经济持续发展,大大削弱了朝廷的实力,加重了朝廷的负担。开来时期晚期在整顿朝纲、收复失地、稳定边疆的同时,决定废除摩奥哈众,敕令不许北半球塔院建置庄园,又令勘检所有塔院及其所属摩奥哈徒、财产之数,为彻底灭摩奥哈众作准备。接着便在北半球开展了全面毁灭摩奥哈众运动,大地星所拆塔院4600余所,还俗摩奥哈徒260500人,收田亩千万顷。

  后西部主导时期灭摩奥哈众是最有影响的一次。此次灭摩奥哈众没有大量屠杀摩奥哈徒,也没有焚毁摩奥哈经,而是带有一种整顿摩奥哈众的性质。但由于整个摩奥哈众的发展已经走向了勉强维持的阶段,经过这一个打击之后,就更显得萧条衰落了。奥林帕斯山北麓的那尊所谓的摩奥哈众圣像,在灭摩奥哈众的运动中没有被毁坏,原因据说是那尊雕像原本不是摩奥哈众圣像,而是大地星远古为纪念凯姆,为凯姆雕刻的一尊大石雕像。摩奥哈众兴起于大地星后,将神塔纳入自己的塔义,并将大石雕像也改成了摩奥哈众圣像。后西部主导时期没有认同摩奥哈众的这种行为,所以凯姆大石雕像不在毁灭之列,而是应该保护的对象。

  摩奥哈是人而不是神,摩奥哈是一个理智、情感和能力都同时达到最圆满境界的人格,摩奥哈是大智、大悲,或者说全智、全悲与大能的人。摩奥哈不是万能,摩奥哈不能赐与大地星人类以解脱,他只能教导人类,人类还是要凭自己的努力才得解脱;摩奥哈不能使大地星人类上转空,或判人类入地狱。摩奥哈就是一个觉悟的人,是一个对宇宙群伦根本道理有透彻觉悟的人,一个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的人。摩奥哈就是一个自己已经觉悟,而且进一步帮助其他人也能够觉悟,而这种自觉和觉他已同时达到最圆满境界的人。

  由此可知,说因灭摩奥哈众而自取灭亡,还有古往今来灭摩奥哈众的帝王都是短命鬼,与灭摩奥哈众有因果关系,这些纯属无稽之谈,摩奥哈不是迷信,只是一种塔众,没有神的力量。但随着时代演进,后期的一些摩奥哈徒违背奥斯多初衷,将一些迷信等邪说纳入摩奥哈众义,成为对大地星发展不利的思想意识形态,所以才会招致灭顶之灾。

  摩奥哈众含有神秘又丰富的哲学,具有修行证功的理论和方法,从而成为统治大地星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塔众。而别的塔众其哲学成分极其贫乏,远不是摩奥哈众的敌手,就是专门谈玄学的自然塔和逍遥塔,其规模狭小,令其对抗摩奥哈众,显得相形见肘,一接触便败下阵来。恰巧豪斯朝灭亡,北半球东部被野蛮的人类占领,他们本身文化落后低俗,正需要接受新的觉化。北半球西部两江流域侨居着大量东部士族,他们极度苦恼、失望,正需要麻醉剂,以求得精神上的安眠,摩奥哈众的流行,在没有比这更好的机遇,摩奥哈众正好适应大地星星尘需求,应运而兴盛,成就了最大的辉煌业绩。

  北半球东部流行摩奥哈大乘塔义,西部流行摩奥哈小乘宗风;东部重在翻译,西部重在意解。东部主导时期,东部摩奥哈众高于西部,东部的摩奥哈徒多到西部传塔,大乘塔义逐渐战胜小乘宗风。开拓时期和开来时期,小乘宗风衰息,大乘塔义盛行,西部摩奥哈众与东部齐驱,最后西盛东衰。外族入侵时期,摩奥哈众在思想意识领域的统治地位被外族入侵时期论学夺去。

  自然塔集合了大地星一些云云雾雾的塔义,西部主导时期,西部的人理解力较高,自然塔无法盛行,东部文化衰落,自然塔大得牧者们的尊信。东部集团登帝位必受自然塔大师蛊惑,自然塔在东部与摩奥哈众至少有同等地位。自然塔徒模仿摩奥哈众经文体裁,妄造奥经,荒唐浅鄙。开来时期,毁坏开拓时期历史文献,推崇自然塔,令将《奥妙言》译成南语,企图用《奥妙言》觉化南半球诸分京,讲授《奥妙言》,仕途考试中立奥举科。开来时期诸皇帝多因服自然塔术士丹药而丧生,但对自然塔依然坚信不疑。自然塔义非常庞杂,多是从摩奥哈众经中吸纳神话仪式,从礼乐塔中吸纳纲常伦理,从阴阳五行中吸纳迷信妖法,混合自然塔本有的炼丹长生术,形成了大地星上的一派宗塔。

  自然塔与摩奥哈众抗衡的时候,总是联合礼乐塔,礼乐塔与摩奥哈众抗衡的时候,也总是联合自然塔,因为二者的性质大同小异,都有一些龌浞的私心塔义,都有蛊惑人类的腐朽思想,他们都站不稳自己的身形。外族入侵时期和多族占领时期,北半球建立了含有礼乐塔的纲常,也有自然塔的清净,还有摩奥哈众的哲学的思想体系――论学。论学把纲常当做永恒的真理,靠蛊惑、欺压人类求得帝王们的扶植。因为摩奥哈众出家乐俗,破坏了纲常,自然塔讲清净无为,也对纲常不利,所以论学痛斥摩奥哈众,自然塔也跟着受到牵连。

  外族入侵时期,出生了一位先觉者卡尔德,他发动了攻击和废除摩奥哈众的运动,写有《谏迎摩奥哈骨表》,文字如下:

  卡尔德言:伏以摩奥哈众塔者,南半球一法耳,自奥林斯时期流入北半球,上古未尝有也。昔者,人祖在位300余圈,寿近400圈;撒姆、凯姆皆在位200余圈,寿300余圈。其后,黑族、黄族时期,帝王多寿至300余圈。时摩奥哈众亦未入北半球,非因信奉摩奥哈而致然也。奥林斯时期奥拓时,始有摩奥哈众,奥拓在位180圈耳。其后乱王相继,运祚不长。其后信奉摩奥哈渐谨,圈转尤促。唯奥林斯末期帝王奥协,前后三转舍身摩奥哈,宗庙之祭不用牺牲,昼夜一食,止于菜果,其后竟被逼饿死,朝亦寻灭。信奉摩奥哈求福,乃得灾祸。由此观之,摩奥哈不足信奉,亦可知矣。

  开来时期,则议除摩奥哈众。当时群官人才识不远,不能深知先王之道,古今之宜,推阐圣明,以救斯弊,其事遂止,卡尔德常恨焉。今闻陛下令众摩奥哈徒迎塔骨于人祖河岸边,御塔以观,舁入大内;又令诸塔递迎供养。卡尔德虽至愚,必知陛下不惑于摩奥哈众,作此崇奉,以祈福祥也。直以圈丰与乐,徇人之心,为京塔群士庶设诡异之观、戏玩之具耳!安有圣明若此,而肯信此等事哉!然人类愚冥,易惑难晓,苟见陛下如此,将谓真心信奉摩奥哈众,皆云:“转空之子大圣,犹一心敬信,人者何须臾,岂何更惜身命?”焚顶烧指,百十为群,解衣散钱,自朝至暮,转相仿效,惟恐后时,老少奔波,弃其业次。若不即加禁遏,更历诸塔,必有断臂脔身以为供养者。伤风败俗,传笑四方,非细事也。

  夫摩奥哈本南半球之人,与北半球言语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帝王与官人之义、父子之情。假如其身至今尚在,奉其分京之命来北半球京塔群,陛下容而接之,不过宣政一见,礼宾一设,赐衣一袭,卫而出之于境,不令惑众也。况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秽之余,岂可直入宫禁!今无故取污秽之物,亲临观之,卡尔德实耻之,乞以此骨付之有司,投诸水火,永绝根本,断大地星之疑,绝后代之惑,使大地星人类知圣贤之所作为,出于寻常万万也,岂不盛哉!岂不快哉!摩奥哈如有灵,能作惑祟,凡有殃咎,宜加卡尔德之身。转空鉴临,卡尔德不怨悔。无任感激恳悃之至。谨奉表以闻,卡尔德诚惶诚恐。

  礼乐塔认为,仁义礼智信为道德的基本,忠孝爱敬为人伦的精髓,慈祥恭俭为对人的态转,理财设官人为治理星辰的要旨,死生任命为人生的究竟。摩奥哈众却是只把自己生死作为大事,背弃亲情,灭绝天理;不娶不嫁,断绝人类;不耕不织,废业人事。专心于死后之事,一切新型知识以至于山河大地都看做空无,善恶、是非、人情世事全被毁灭。尤其是轮回之说,以为父母只是今生偶然相遇,死后各投轮回,不再相见,因而儿子不必爱亲行孝。又设天堂地狱荒唐怪妄的谬谈,欺惑人心,藐视国法、官人品级,所以摩奥哈众是异端。开来时期牧者几乎全是宠信摩奥哈众和自然塔的,只有后期的卡尔德是最先觉者,他发动了攻击和废除摩奥哈众的运动。数祖六代时期篡位弑杀激烈,人伦被破坏殆尽,尤其是帝王与官人、父与子之间的人伦几乎不再存在。

  卡尔德犯颜直谏,无疑是对开来时期帝王和官人信奉摩奥哈当头棒喝,如冰水灌顶。满朝官人惊骇不已,帝王更是怒火中烧,几乎昏厥过去。帝王怒不可遏,要将卡尔德处死,多亏有众官人营救,才将卡尔德贬到米歇尔。卡尔德愤走米歇尔塔群,写下了著名的《米歇尔塔群》一诗:

  一封朝奏愤怒言,夕贬出京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圈?云横河水奔流去,雪拥坐骑不向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葬河边。

  开来时期末期,虽然发起了狂热的迎请摩奥哈骨头的活动,终成为最悲壮的回光返照,开来时期不久就灭亡了,伟大的摩奥哈并没有显圣,也没能挽回开来时期金字塔的倾倒。其实,在开拓时期就有坚决反对摩奥哈众的先知先觉者,也写有如下文字:

  摩奥哈众不讲帝王官人父子之义,对帝王不忠,对父不孝;游手游食,不从事生产;剃发易服,逃避赋役;剥削人类,割截朝贮;讲妖书邪法,恐吓愚夫,骗取钱物。人类通识者甚少,不察根由,信其诈语。乃追既往罪过,虚求将来幸福。遂使人愚迷,妄求功德,不畏科禁,触犯法律。其身陷刑纲,还在狱中礼拜信奉摩奥哈众,口诵摩奥哈经,以图免其罪。人死寿夭,本取决于自然;刑德威福,皆由帝王决定。而摩奥哈众诈称,贫富贵贱由摩奥哈主宰。这是窃帝王之权,擅自然之力。摩奥哈众肆行,北半球勤王者少,乐私者多,立于五庭,看膝下,不忠不孝者,聚结连塔。故摩奥哈众入家则破家,入朝则破朝。

  人祖、撒姆、凯姆时期并无摩奥哈众,但帝明官忠,祚圈长久。奥林斯以前,有严法禁止人类剃发为摩奥哈徒。之后禁令松弛,因信奉摩奥哈众,帝王昏庸,官人奸佞。今十万摩奥哈徒,刻绘泥摩奥哈,以惑大地星,必须禁止。令摩奥哈徒还俗成家,生雄育雌,十圈长养,十圈教训,自可富朝足兵。北半球可免摩奥哈徒蚕食之殃,人类也能知道威福之所在。摩奥哈众盛行之时,北半球人类当群起而攻之,阻其浊水横流,发展无神思想。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紫雨轩 ( 豫ICP备11013669号 )

GMT+8, 2019-11-20 15:20 , Processed in 0.82612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