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紫雨轩 返回首页

淇奥梦的个人空间 http://ziyuxuan.net/?1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淇奥梦】地外云深处(51)

热度 2已有 668 次阅读2016-3-10 08:00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小说| 云深处, 奥梦

地外云深处(51

秋雨

51.弑兄杀父互相比 一个明君一个昏

 

  开来时期第一代帝王是律莽原,当上帝王没有几圈,他的儿子律开拓发动政变将他软禁,自己当上了帝王。律开拓的所作所为虽然有文人们为其粉饰,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听那些文人的颠倒黑白。雍基普仍没有死,被严密看管着,狱吏们议论律开拓弑兄杀弟,软禁太上皇,包括律开拓下令烧掉雍基普所有的文字创作,以及烧毁开创时期的所有历史档案,并不背着雍基普,雍基普听得一清二楚。律开拓获胜了,大地星北半球都在为开拓之治歌功颂德,称颂律开拓是千古一帝。律开拓沾沾自喜,飘飘摇摇,喝了几杯液体竟然突发奇想,想到了雍基普还活着,而且是他的阶下囚,他要去雍基普面前炫耀一番。律开拓在雍基普面前趾高气扬,耍尽派头和威风,雍基普蔑视地背对着律开拓。律开拓开始说:“有些人吃饱了撑的,总是没事找事,总是拿我与你这个死囚作比较。我是一代英明帝王,你是无道昏王。今转与你个死囚说说心里话,老实讲,你的聪明智慧、雄才武略和文采风流,应该说与我十分近似。”

  “鸠占鹊巢,厚颜无耻,有什么可骄傲的!我的军事才能比你这厚颜无耻者要强,论文化修养,比你强得更多!在兄弟排行中,我是老二,你也是老二,政治道路有很多相似之处,我杀了兄长,你不仅杀了兄长,还杀了弟弟,杀了也就杀了,还恬不知耻地让些阿姨奉承者给自己找合法的理由,要脸不要脸了?”雍基普头也不回地说。

  “你可以随便讲话,我不会与死人一般见识。你个死囚最大的弱点就是听不得任何反对意见,你个死囚已经成了千圈恶名,我却是旷世好帝王。”律开拓很傲慢地说。

  “我夺了哥哥的位子当上皇帝,你不也是篡位的贼子吗?我杀了父王,你虽然没杀父王,但你比我更不如,你把父王软禁深宫,生不如死,你才算得上古往今来最不孝的儿孙!我以唯有牺牲多壮志的气魄,敢大胆废除门阀制转,强力推行仕途考试制转。自奥林斯时期以来,朝廷的官人位置和权利几乎都为世族所操控,世代享有优越政治及星尘地位,朝廷不能唯才是用,不摧毁门阀制转,星尘就只有倒退,人类就只有永远深受苦难。因为我推行仕途考试制转,你们这些世族和新兴的多地集团便心怀仇恨,开始搞两面三刀,口蜜腹剑,开始搞阴谋诡计,蛊惑人类造反。你们从人类的造反中获取利益,其窝夫奥野心昭然若揭。因为你们知道以后不能世代承袭官人的爵位,所以就不顾人类的死活,只顾自己的世袭爵位,开始鼓动宣传我很坏,还说我穷兵黩武,说我开挖大运河劳人伤财。这些好处你的开来时期不是都继承了吗?连同我的江山一同夺了去,享受着我的果实,还口口声声骂着我,你的良心被逗格奥吃了吗?世族和新兴的多地集团代表律智谋还给我列了十大罪状,有几条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雍基普质问。

  “你个死囚未竟的事业,我会替你完成,我承认你奠定了好的基础,你因为废除门阀制转而灭朝,我会接受这个教训,但公开场合是不能承认的。你有功绩,包括你所有的文字都要消除干净,不把你搞臭,怎么能显出我的伟大?”律开拓说。

  “你能毁掉我的文字,但你不可能把我留在大地星的印记彻底消除,你这样做只能一时获胜,后世会公正评价你的丑行!我营造奥德赛塔群,控扼北半球,就是要强化朝廷控制能力,这是从战略上高瞻远瞩明智之举。奥德赛塔群处在战略要地,是帕蒙尼斯京塔群的陪都,可以有效地治理北半球,控制南半球,巩固开创时期。我掘长堑、置关防、修驰道等大型工程,目的也是在加强防御,保护北半球人类的和平,造福后世。这些你怎么给消除?我少圈时就统领51万大军南征,向富裕、强盛的南半球发动进攻,在我之前百万大军都没有突破的奥林帕斯山险隘,被我一举突破,完成了北半球的统一大业。这些你怎么给消除?”雍基普说。

  “这有什么了不起,都被我的开来时期承袭了,你还能夺回去不成?”律开拓有些耍赖。

  “你不仅是个无赖,而且是一个政治流氓!奥林帕斯13941圈,我亲征高原。高原东西万里,南北三万多里,范围东起大地星海西岸,北至大赛地斯地区,南到南极圈,我开拓了疆土,安定了高原,威震各分京。我出奥林帕斯山口,南至库斯丘陵平原南部,巡抚南半球,亲临蓝族海,在那里设置圃囥,为你的开来时期南出奥林帕斯山口通商打下了基础。除向东向南开拓疆土外,我的大军还向西向北进行了一系列开疆拓土的战争,这些战争的胜利使开创时期西北的领土疆域扩大到塔尔西斯地区,我的疆域比你现在的大。开创时期周边皆尊服我,各地均遣使朝贡。开创时期统一大地星北半球后,迅速成为大地星上最强大的时期。在对外交往上,我秉持一种以德征服的观念。有时也难免会使用战争的手段,那也只是以让他们臣服为目的,而不是要彻底击灭,开创时期和大地星上所有的地域进行商业交往。这些你怎么给消除?”雍基普质问。

  “这些都已经成为历史了,我把开创时期的文字记载全部烧掉,过不了几圈,谁还会记得?”律开拓开始不要脸。

  “你可以烧掉所有的文字记载,但你烧不掉人类的口头传颂!早在塔塞斯朝就已经由分京开始开挖运河,父王时代开挖了帕蒙尼斯通往奥德赛的运河,长1750千米,起名叫帕奥畅通渠,后来我把渠更名为恒通渠。我继位的第一圈就征发百万士兵和夫役,修造恒通渠,以满足星尘经济交流的迫切需求。几圈后,我又发动数百万人类开挖大运河,直达散波斯丘陵平原,使北半球各大塔群得以水路连通。我开凿大运河前后用了24圈时间,这是大地星上最伟大的工程之一,成为大地星北半球西东交通的大动脉。从帕蒙尼斯到奥德赛,沿途建造各种风景,岸边处处亭台楼榭,沿运河还建立了许多粮仓,作为转运或贮粮之所。大运河的开通,促进了运河两岸塔群的发展,大运河上商船往返,船帆行行不绝,大运河对西东经济、文化交流,维护开创时期统一,都起到了促进作用。大运河连接五大江河流域,连接了西东文明,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丰功伟业,不是你能够诋毁抹杀得了的!”雍基普义正词严。

  “你创立了千秋的丰功伟业又能如何?还不是替我做嫁衣,后悔了吧?”律开拓故意惹雍基普生气。

  “我是在为贼打江山,做储备,若是替人做嫁衣倒也好了。我的帕蒙尼斯塔群和奥德赛塔群,不仅是开创时期政治经济中心,也是大地星贸易的重要塔群。临着恒通渠,帕蒙尼斯周围30千米,40门分路入塔群,商旅云集,停泊在渠内的舟船,以数十万计。奥德赛周围40千米,通120门,其中有数百行,数千余肆,招致商旅,珍奇山积。像这样规模宏大、商业繁华的塔群,古往今来实属罕见。开创时期科技发达,转津桥为大地星上最古老的桥,过大型船只时,可以自我开合。制定了大地星最先进的历法,印刷术已很先进,大运河的开挖,促进了水利科学的发展,科学的发展,促进了算学科学的发展。”雍基普虽然生气,但依然保持着帝王风转,不像律开拓那样无赖流氓。雍基普继续说:“将大地星玉米、大地星小麦实现了木质化,变成了玉米树、小麦树。瓜类薯类成功嫁接,豆类花生成功嫁接,使地上地下硕果累累。医学科学突飞猛进,出版了第一部病因症候学专著。统一了大地星北半球的书面声调,对大地星的文化发展,尤其是诗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些你是否也要烧掉啊?你将会成为大地星历史的罪人!”

  “该烧的一定要烧掉,决不会让后世为你这样的死囚歌功颂德!”律开拓似乎被激怒了。

  “人在做,转空在看,不要搞得人神公愤,转怒生怨!我知道你信奉摩奥哈,但要心诚,莫惹怒了奥斯多!你要想用摩奥哈众、自然塔、礼乐塔从各个方面影响人类的的思想,首先你自己要身先士卒,不要说一套做一套,那样你会自食恶果!前朝灭摩奥哈众,开创时期恢复摩奥哈众和自然塔,令旧时沙门、自然塔徒重新入塔发展。开创时期为京塔群的摩奥哈塔写经46藏,凡13万卷,修治旧经400部。我十分重视摩奥哈经的翻译,摩奥哈众达到极盛。”雍基普在教导律开拓。

  “放心吧,开来时期会比你更重视摩奥哈众,我知道如何统治人类!”律开拓说。

  “尽管自然塔在争地位高低时反对摩奥哈众,但做为牧者对宗塔信仰,基本上是采取调和的态转,不仅自然塔、摩奥哈众可以调和,二者与礼乐塔也可以调和。”雍基普心平静气地说。

  “是在教诲我吗?我知道礼乐塔徒多鄙俗,但我会利用他们鄙俗的弱点抹黑你,曾经的礼乐塔徒已经抹黑了黄族时期的恩勒。因为他们会对我奴颜婢膝,永远都是依附于胜者,所以他们会使用同样的伎俩把你摸黑的。”律开拓带着嘲笑的口气说。

  “三塔中礼乐塔地位最低,礼乐塔和摩奥哈众、自然塔相差正在加大。开创时期严禁毁坏偷盗摩奥哈众和自然塔各种雕像,以表示对两教的崇敬。开创时期曾以生徒多而不精,下诏废除京塔群和圃囥的大小礼乐塔学馆,只保存京塔群礼乐塔太学,生徒限70人。开创时期公开助摩奥哈众反对礼乐塔,自然引起了礼乐塔徒的反感。我复礼乐塔学馆,但不改善礼乐塔徒的地位。礼乐塔徒多参加了起义军,足以说明礼乐塔与开创时期的关系,后世礼乐塔徒编纂历史时一定会把我抹黑。”雍基普平静地说。

  “你废除门阀制转,得罪了世族和新兴的多地集团;你不重视礼乐塔,得罪了大批礼乐塔徒;你开挖大运河,得罪了广大人类。你树敌太多,不灭亡转理难容!”律开拓总算抓住了雍基普的把柄。

  “这些都是你们这些世族门阀鼓唇弄舌的结果,你们为了一己之私,为了短期行为,为了既得利益,昧着良心,丧尽人性!我重视文化的发展,西东时代,西部两江流域有相当发展的文化,开创时期统一大地星北部,使西东文化互相补充,出现比西东时代较高的文化。西东文风不同,西部主导时期文学讲究声律和彩色,东部主导时期文学讲究质朴实用。大批西部主导时期文士迁移到东部,西部主导时期文学已在东部流行,开创时期以西部主导时期文学为标准,统一了整个文学部门。我酷爱文学,每作诗文,都要西部主导时期名士评议,修改再三才发表出去,我是西部主导时期文学有力的提倡者。在我提倡的作用下,确定了西部主导时期文学的正统地位,所谓的开来时期,也必然顺着这个潮流得到文化的大发展。我兴办学校,敦奖名塔,统一经学,整理图籍,将三塔并重,积极影响了大地星思想文化的发展。”雍基普说。

  “这些不用你说,你个死囚在两江任总管时就网罗学者整理典籍,40圈间,共成书260部,3400多卷。你还组织人编写了《两江玉镜》800卷,和《西部图志》2400卷,对于保存大地星古代典籍做出了贡献。开创时期藏书量是大地星历代最多的,库欣塔群和奥德赛塔群建有大藏书金子塔,而最终的成果则是规模宏大的秘书围,在奥德赛藏有珍本,藏书总数达74万余卷。为了让两京的宫、围、官府使用,你曾下令建造藏有节录本的观文巨塔。开创时期藏书最多时有74万卷,144000多类的图书。可惜大部分被我毁于大火了,目前藏书不足4万卷,我已令学者自著28467卷。你所整理编辑收藏的书不可能全部留存,我要把留有你印记的文字统统烧掉!”律开拓像是在解气。

  “罪孽啊!你是大地星的罪人,当受千古万代唾骂!”雍基普仰头向着转空长叹。

  “被千古唾骂的是你这个死囚,不是我!你是一个出色的诗人,自小善属文,诗和散文雄丽,你曾经倡导艺术,赏析书画,繁盛百戏,绝对是一个文韬武略都很雄厚的绝顶聪明之人。你的作品很丰盛,受到的评价极高。你南巡时写有《饮豪斯奥于南半球》,你还写有《野望》、《春江花星夜》、《运河宫乐歌》等,你对江河之事情有独钟,曾先后写过《凉季观海》、《热季临江》、《早渡维普奥江》、《临高原》等,你的作品还有《四时白纻歌·奥德赛热季》、《四时白纻歌·帕蒙尼斯温季》、《星夜苍穹》、《北乡古松树》、《悲凉季》等,并且集成《开创帝王集》。但我要明白告诉你,别想流传后世,必须全部焚烧掉,有敢私自传抄者,杀无赦!”律开拓露出狰狞的面目。

  “大地星上不知道怎么生出来你这样的黑心败类!我继位之初,就要求教学为先,移风易俗,看来并没能够教育好你这样的败类!我恢复了京塔监、太学以及州囥学,并重视发现有模范行为、文才出众和学有专长的人,礼乐塔徒纷纷前来京塔群,被我组织起来互相辩论学术问题,我给他们排列名次,因此许多寒士得以重振门庭,典籍研究盛极一时。我白费了一番心血,竟然培育出你这样的大地星败类!”雍基普怒目看着律开拓。

  “不必恼怒,那是你的教育出了问题,怨不得别的人,谴责你自己吧!你不是还编篡了北半球的地方志吗?应当感谢你,对我很有用处!你组织编撰了《诸圃物产土俗记》262卷,《北半球图志》258卷、《诸分京图经集》200卷,我照数收了!你下令编撰的地方志书,规模宏大,既是承前启后的总结性著作,也是编撰全球性方志图经的开端,影响会很深远。在你的授意下,著名地理学家还编写了《高原图记》《南半球图记》多卷,书中有地图,有记述,还有穿着各地服装人类的彩绘图,是地理学名著。这些叫我如何感谢你?开创时期禁止私人写历史、评论人物,这个正合我意,我会安排史官人给你和你的朝代写历史的!放心,抹不黑你我决不会罢休!”律开拓带着笑脸说。

  “雀占鸠巢,心中惶恐,只好让史官彻底把我抹黑,你抹杀不了我的历史功绩,你会做噩梦,历史岂容篡改!我在九泉之下盼着后世的人类骂你!”雍基普平静地回击。

  “我承认你是一个文韬武略都很雄厚的绝顶聪明之人,但你落到了我的手里,算你倒霉,你必须认命!当各地人类起义军揭竿而起,开创时期三分之二落入起义军手中,你对付起义军的方法与统一二世很相似。你总是不愿听到起义军的消息,而且自己又不能再集结兵力,南征也不可能,于是你荒唐地改作第三次出游。很多官人极力劝阻,一律被你斩首。你不问官人政绩,只问奉献多少礼物钱粮,多的升官,少的贬黜。官人搜刮美雌人进贡,马上受到奖赏。于是地方官人更暴虐,起义军更多。”律开拓开始指责雍基普。

  “我有错有罪,但却不像你编造的这样,你这是在无中生有,添枝加叶。你把我的功绩一概抹杀了。”雍基普说。

  “你出游不能再回奥德赛,才预感到世界末转即将到来,你更变本加厉地享乐。奥德赛塔群你有16院,而库欣行宫内也有迷宫100余房,每房美雌人数百,总计达30000人之多,由地位最高的一位美雌人主持,每转由一房作主,你和随驾的1000余宫雌人作客,液体不离口,宾主全醉。连同其他各宫,北半球供你一人享乐的美雌人,总在15万以上。你比黄族时期的恩勒更进一步,你是恩勒转世,死有余辜!你内心恐惧,夜夜难眠,一定要几位美雌人作全身按摩,你才能睡一小会儿。你曾常对着镜子说:‘好头颅,由谁来砍!’你的皇后安慰你,你又说要面子的话:‘贵贱苦乐,互相交换,没有什么好伤心的!’你不敢面对现实,当你的禁卫军密谋叛变,一个宫雌人得到消息,向你报告时,你因无法处理而大怒,竟把宫雌人处斩。你最亲信的大将亲随率领禁卫军入宫,你逃到一个小房间躲藏,被一位恨透了你的宫雌人指出所在。禁卫军把你拖出来,你还恬不知耻地说:‘我有什么罪,要这样对我?’禁卫军当面把你最心爱的幼子杀掉。你发现原本想当个公爵已没有希望了,便要求服毒自杀,你想活就活,想死就死,哪有那么容易啊,如果当时你死了,我如何羞辱你?如何让你知道后来的事情?”律开拓说得很解气。

  “要杀就杀,何必如此!恩勒也是被像你这样的无赖流氓给抹黑的,恩勒死不瞑目!你就是莫勒转世,长着窝夫奥心,长着逗格奥肺!你就是所谓的神王、圣王的阴魂不散,总在侮辱别的人,无限抬高自己,上苍会惩罚你的!”雍基普视死如归,针锋相对。

  “我是生于乱世,少圈时就应募勤王,崭露头角。我广交英豪,招兵举事。我的父亲起兵,我是主谋者,我才是真正的领导者,与长兄分统左、右两军,并肩作战,一举攻克帕蒙尼斯京塔群。律开盛以后也不能宣传,只能说他的罪孽!开来时期建立后,我任尚书令、右武候大将军,被封了王。建朝初圈,我数次征讨地方割据与叛乱,收复分京,并将你的残余围困于奥德赛塔群,相继平定了开创时期末圈两个最强大的势力。我实际上就是开来时期的开朝皇帝,我当了皇帝后,与时俱进,开拓进取,不断创新,开创了开来时期的开拓之治,成就了大地星历史上繁荣强盛、文化发达、贸易远达南半球的一个时期,开来时期的强盛与我是密不可分的。”律开拓继续说。

  “自我粉饰,言过其实,大逆不道,乱臣贼子!”雍基普怒目而视。

  “死到临头,还如此嘴硬。我任用贤能,从善如流,闻过即改,我还将原太子律开盛的属下相辅赦罪,原本是我的敌对方,我却让他参掌朝政。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我视人类如子,不分是何人类。打败南半球,在对待十多万降众问题上,众议不决,我具有伟大的胸襟,实行不歧视少数人类的政策,在南半球设立了两个都督府,统领降众,归附的各级酋长均拜为将军、中郎将,布列朝廷,迁入帕蒙尼斯塔群居住的有将近万家。人类政策很快得到周边很多人类的拥护和爱戴,他们纷纷将我尊为神明。大地星各分京相继投降开来时期,皆到西蒙尼斯京塔群朝贡。我还与高原联姻,我就是大地星上的千古一帝。”律开拓仍在炫耀。

  “你和塔塞斯朝的什么神王、圣王属于一类货色,总爱抹黑别人,无限抬高自己。其实你们都喜欢暗一套明一套,在蛊惑和愚弄人类方面都属于高手!”雍基普蔑视地说。

  “当然也有不光彩的事情,就是宫廷政变事件。我让史官、文人们挖空心思替我找理由,尽力粉饰,反正人都死了,我也当上了帝王,怎么粉饰都不为过,不能让后世像说恩勒和你那样说我骂我!什么正义不正义的,把我逼上绝路,不杀他们如何成就大事?什么道德不道德,让史官、文人们去拼命丑化律开盛、律开祥和我的父亲好了,后世礼乐塔徒都懂得如何写,还用我去瞎操心?历史也不是按照道德原则发展的,宫廷政变事件的道德评价有什么重要?这是专制政治常有的现象,我作为优秀的政治家获胜了,这对于开来时期的兴盛是有益的,对大地星古往今来的发展也是有利的。”律开拓像是在狡辩。

   “心里不安了吧?千万夜里不要做噩梦,别让阴间把你的命索了去!”雍基普插话说。

  “说心里话,我的老父亲也是了不起的人,他并不昏聩,他对我兄弟间的你死我活明镜一般。我几次无端寻衅,诬告律开盛谋反,都被父王看破了,律开盛身为太子,父王又器重他,他没有理由反叛,只是我总想通过老父亲把他整倒而已。作为父王,他在我的兄弟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偏爱偏心,他是皇帝,应该维护长子的继承权,可他又让我保持一定的军事力量,这是让我能与律开盛相互牵制。”律开拓像是自言自语。

  “一家子耍手腕,有什么可炫耀的!”雍基普也像是自言自语。

  “我的功勋卓著,盖过了太子律开盛,他们绝对不会让我功高盖主,他们不再给我建功的机会。在律开盛的作用下,把我的主要谋士赶离我的圣王府,还提调我的勇将随他们出征,我知道这是在剪除我的羽翼,我就要完全处于劣势地位了。我已经忍无可忍,明知道他们不是要我的命,但我必须假借律开盛要杀我起事,否则没有正当理由,也不会有号召力。于是我发动了那场政变。我也是铤而走险,选择了别的人想不到的地方和时机下手,置生死于不顾,全力一搏,最终获胜。太子大势已去,有人让父王将国事交托于我,父王很聪明,立即顺水推舟,连说:‘很好!久有此心。’他不得不禅位,我也就登基改元。”律开拓得意地说。

  律开拓与雍基普谈话那转的后半夜,囚禁雍基普的那个地方燃起了大火,所有建筑烧成了一片废墟焦土,看管雍基普的那些人们全被烧死,只有一位偷听了两个地王谈话的狱卒逃了出来。开来时期的历史文字中记载,雍基普早在雍基普的亲随造反时就被杀死了。

  奥林帕斯15141圈,开来时期退出历史舞台,大地星进入数祖六代时期。数祖六代时期的六代指的是六个次第更迭的政治集团:后让,奥林帕斯1514115205年,定都撒姆塔群,姓;后玄,奥林帕斯1520515257年,定都奥德赛塔群,假律姓,南半球人,本姓邪氏;后豪斯,奥林帕斯1525715235年,撒姆塔群,兕姓,南半球人后黄族,奥林帕斯1523515301年,撒姆塔群,狄姓,南半球人后奥林斯,奥林帕斯1530115313年,散波斯塔群,律姓;后西部主导时期奥林帕斯1531315349年,撒姆塔群,炭姓。

  数祖是指六代之外同时或相继出现的十几个割据势力,主要有:前山谷,都黑龙塔群;后山谷,都黑龙塔群;河谷,都高原河谷塔群;北维普奥,都维普奥塔群;南维普奥,都维普奥塔群;散奥斯,都散波斯塔群;散勒斯,都散波斯塔群;南高原,都黑龙塔群;南平原,都库斯塔群;北高原,都大赛地斯塔群;北平原,都塔尔西斯塔群除了十一祖之外,还有不少割据势力,主要有桡、南平原、豪斯、夷、环形山、猿、伈、山麓、泉水等,除环形山、山麓、泉水外皆称王称帝,以豪斯、南平原、夷占领的地盘最大,南平原历时最长。

  数祖六代时期,战争频仍,势力更迭。尤其是北半球,生产力被极大地破坏,统治者实行军士黥面制度,强迫人类当兵,刑罚残暴,杀人取乐。租税苛暴,地方随意苛派,名目繁多。盐法严厉,私带盐过界,无论多少必处死刑。商业阻滞,民不聊生,大地星文化沉寂了两百圈悄无声息,几乎停止或者倒退。统治者还造成人为天灾,挖决运河堤,淹没数州,水患兵祸,灾难接踵,人类过着时刻提心吊胆的生活。库欣塔群中一位诗人恨透了战争,写了一首《虞美人》:

  兵灾战乱何时了,血泪知多少。库欣忆起几曾经,六代不堪回首梦魂中。

  残垣断壁今犹在,皇帝频繁改。问君今世有何求?望断故乡河水北方流。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admin 2016-3-10 15:00
赞赏。
回复 夕雨 2016-3-11 08:35
丰厚啊。佩服秋雨老师的学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紫雨轩 ( 豫ICP备11013669号 )

GMT+8, 2019-11-20 15:18 , Processed in 0.21291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