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紫雨轩 返回首页

淇奥梦的个人空间 http://ziyuxuan.net/?1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淇奥梦】地外云深处(46)

热度 3已有 909 次阅读2016-3-5 10:28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小说| 云深处, 奥梦

地外云深处(46

秋雨

46.阴谋暴乱乌合众 造假弄虚罪恶名

 

  一殿前官人对黄族王恩勒说:“突克已经变成了北半球整个丘陵平原黄族的敌对一方,莫勒却敌我不分,不顾大局,因私与敌方大搞联盟,妄图借高原突克的力量推翻黄族王您,可谓图谋不轨,乱臣贼子!”

  “莫勒吃里爬外,与突克里应外合,是一个不顾黄族大局,只顾自己私利的大内奸,突克对我们数次骚扰进攻,莫勒就是敌方的内应。他口头上讲的是拥护黄族王,实际上是投靠敌方,口是心非,口蜜腹剑,两面三刀,搞的是阴谋诡计。应该削去莫勒大官人的官位,把他贬为下等人,收回封地。”又一位官人进谏,满朝官人议论纷纷。

  “他对本王无理,不仁不义,本王不能与他计较。大官人为先王所封,本王不能有违先王心愿。为安全考虑,可以给他换一下封地,改他的封地为西部的散波斯丘陵平原。”黄族王恩勒说。

  莫勒的封地被改为散波斯丘陵平原,与高原离的很远,东部隔着几大丘陵平原,西部隔着茫茫大地星海,再不可能很随便地与敌方突克勾勾搭搭,每转密谋如何推翻黄族王恩勒,因而莫勒更加恼恨黄族王恩勒。

  北半球丘陵平原总算稳定下来,更多的悲泪人获得自由,星尘一片祥和,食用植物生长良好,圈圈五谷丰登,人类各业发展迅速,生活水平蒸蒸向上。黄族王恩勒觉得大地星太平,觉得可以高枕无忧,于是每转开始狂喝液体作乐,生活开始奢侈,作风变得腐化,雄心壮志荡然无存,奥德赛京塔群风气出现了坏的苗头。

  辅佐黄族王恩勒的大官人淡空已是老态龙钟,他作为恩勒的亲叔叔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总想找机会单独提醒一下黄族王恩勒。机会终于来了,黄族王恩勒邀叔叔淡空一起进餐,喝了几杯液体后淡空开始说话:“黄族王多圈来建立了不朽的丰功伟业,值得大地星人类世代歌颂,我敬黄族王一杯!”

  “叔叔夸奖,实不敢当。来,共进一杯!” 黄族王与叔叔碰杯。

  “黄族王运筹帷幄,施政大地星,上苍风、雨、冷、暖都为黄族王所驱使,黄族王真的很伟大!最近我思考了一个多数决,想说给黄族王听听。淡空喝了一杯后说。

  “哦,愿听叔叔详述。”黄族王恩勒放下杯说。

  “黄族王自己赞同,星象赞同,神仙赞同,官人们赞同,人类赞同,就是大同;黄族王、星象、神仙都赞成,而官人们、人类反对,算是吉利;黄族王、星象赞同,神仙、官人们、人类反对,就是对内吉利对外凶灾;黄族王、官人们、人类都赞成,星象、神仙反对,就是不可轻举妄动……淡空说得很慢

  “叔叔是否觉得本王有不妥之处,不妨明言,不用如此转来绕去。”黄族王恩勒显得有些不耐烦。

  “有人去我那里说黄族王经常狂喝液体作乐,所用餐具很讲究,刀叉全是金的银的,筷子是手艺人特制的,我本不相信。今转有幸同黄族王一起进餐,黄族王的杯盘的确讲究。”淡空带些醉意说。

  “本王的杯盘稍讲究一些怎么了?这也算是罪状吗?大惊小怪,又是我那位哥哥跑你那里说的吧?”黄族王恩勒显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彼为金盘银箸玉杯,为玉杯,则必思远方珍怪之物而据为己有。由小到大,渐生贪念私心,上行下效,如此下去会带坏官人风气,大地星人心不古,星尘必然走向败落!”淡空有些指责黄族

  “叔叔听奸人蛊惑,对本王也太苛刻,可谓小题大做,无限扩大,没错找错!叔叔圈数大了,今转喝得有些超量,早些歇息吧!”黄族王有些生气。

  淡空喝得超量,圈数也大了,黄族殿要用豪斯奥车送他回家,被他拒绝。淡空醉醺醺地说:“都回去吧!朗朗乾坤,又是在奥德赛都京塔群,不用你们送,我自己走路。”

  淡空其实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气,说服黄族王恩勒失败,还惹怒了黄族王,借着醉意,淡空越想越不是滋味,想着走着竟然去了郊外。

  郊外正有一位老雌人在挖野菜。淡空问:“老人家,你在挖什么?”

  “挖无心野菜。”老雌人回答。

  “无心菜怎么能生长啊?老人家在说笑话。”淡空说。

  “有些人无心,总是听一些奸人的煽动。无心人不是也活得好好地吗?”老雌人没好气地说,后就离开了。

  淡空猛然意识到是在说自己,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难过,竟然一口鲜血吐在地上,一头栽倒没了气息。恰好起了一阵大风,飞沙走石,像是一个小的龙卷风,把淡空掩埋。这一切被挖野菜的老雌人站在远处看得真真切切,老雌人回到奥德赛京塔群中到处宣传,惊动了官人,官人前往查看,挖出来一看,竟然是大官人淡空。

  淡空魂归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到了散波斯丘陵平原,莫勒大喜过望,千载难逢的机会终于等来了。莫勒要返回奥德赛京塔群祭奠淡空,得到了黄族王恩勒的许可,莫勒借着回奥德赛京塔群绕道走奥林帕斯山系南侧,先后拜访了三大丘陵平原的地方官人,每到一地总在说黄族王恩勒的坏话。莫勒流着眼泪对地方官人说:“京塔群里发生的事情你们还不知道吧?大官人淡空被黄族王恩勒判了炮烙之刑,淡空可是我与恩勒的亲叔叔啊,黄族王恩勒太残忍了!恩勒处处都听他那一帮妻子的话,叔叔淡空劝谏黄族王恩勒不要沉湎于液体和雌人美色,整转不像个黄族王的样子。恩勒宠爱的一位妻子给恩勒出馊主意,非要恩勒挖出叔叔淡空的那颗七窍玲珑心。被挖了心的叔叔淡空走出京塔群,路遇一老雌人挖无心菜,叔叔问:‘菜无心怎长?’老雌人反问:‘人无心怎活?’叔叔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立时倒地一命归了转空。据说那个老雌人亲眼目睹了叔叔的死,就在叔叔倒下的地方,曾有一只凤凰降落过,叔叔倒地后,刮起一阵大风,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坟丘。所以叔叔淡空墓茔是凤凰点穴,转空安葬。”

  地方官人听了莫勒的哭诉,已是怒不可遏,悲伤无限,流着眼泪提笔写道:

  劝谏恩勒被判炮烙,数万世忠烈哭对风卷云淡,

  身遭残忍悲怜挖心,留千古英名拜祭魂飞转空。

  莫勒流着眼泪活灵活现地诉说了一番淡空的惨死之后,又开始绘声绘色地说起黄族王恩勒生活如何奢侈,如何腐败堕落,刑罚酷虐,连圈对外用兵,人类负担沉重,痛苦不堪。最后是进行煽动,说是奥德赛京塔群危机四伏,黄族统治下的黄族殿政治腐败,内部矛盾重重,分崩离析,已经导致整个大地星的星尘动荡不安。莫勒离开南半球之后,南半球的官人写有一篇《有客》,记载的就是莫勒这次南半球之行,文字内容如下:

  远客欣然南半球,豪斯奥威高仰头。随从杂役众人多,随驾前行千里游。远客歇息馆驿后,三转两夜说不休。留客先留豪斯奥,豪斯奥留客被留。远客欲归离别送,官人送别又相求。客人有朝坐王位,转赐福祥南半球。

  莫勒成功地游说了南半球三大丘陵平原,进了奥德赛京塔群,做样子拜见过黄族王恩勒,然后去了淡空墓茔,趴在墓茔上嚎啕大哭,哭着诉说着:“叔叔一生为了大地星人类的幸福鞠躬尽瘁,不想却惨遭毒手,被黄族王挖了心脏,叔叔死得好惨啊!”

  在场的官人一个个被搞得目瞪口呆,莫勒哭着诉说着:“叔叔啊!您的那位侄儿太不是东西,他竟然对他的亲哥哥也下得了毒手,他把我从富饶的凯姆丘陵平原,赶到了荒凉的西部,让我在那里吃苦受罪。转空啊!快睁开眼吧!大地星小麦绿绿兮遍野青青,恶我孽童兮变我封地,占我位兮结我冤仇!散波斯江水滔滔兮北流滚滚,奥德赛京塔群兮流我深恨,顽劣童兮死无葬身!”

  大官人欧勒是奉黄族王恩勒之命陪着莫勒一同来祭拜淡空的,当时觉得莫勒这样哭诉很不好,于是将莫勒强行拉起,并把莫勒拉到自己家里。欧勒是莫勒的堂兄,也是那个时期黄族学界泰斗,他通晓星空地理,精于琴棋书画,可谓科学、哲学、文学、艺术之全才,堪称黄族文化第一人。但欧勒自从高原平定之后,常不在奥德赛京塔群家中居住,平时喜欢隐居奥林帕斯山中,不多问俗世。这次听得莫勒如此哭诉,感到震惊,想把莫勒请到家中问个究竟。欧勒问莫勒:“你怎么说淡空是被挖了心而死?真相究竟是怎么回事?”

  “近几圈你常隐居山中,不知道黄族王恩勒已经堕落腐化。叔叔见黄族王恩勒变质变坏,正好与黄族王一起进餐,借着黄族王所使用的金盘银箸玉杯,劝说黄族王改邪归正,不要总把远方珍怪之物据为己有,不能总是贪念私心,带坏了官人风气,把星尘引向败落。结果惹恼了黄族王恩勒,残忍的恩勒竟然判了叔叔炮烙之刑,挖了叔叔的心脏,将叔叔抛尸荒野。”莫勒哭着对欧勒诉说

  “你在遥远的西方,如何得知此事?”欧勒问。

  “黄族殿里几个官人亲眼目睹叔叔受刑,惨不忍睹,特意派人给我送信,并说奥德赛京塔群都在议论此事。这次东来,我绕道南半球,那里也都在议论此事。黄族王恩勒如此残暴,不得人心,南半球欲要自己独立,不愿意再接受奥德赛京塔群的统治。”莫勒回答。

  “原来如此,怪不得奥德赛京塔群内到处都在议论淡空神奇般地身死城外。”欧勒说。

  欧勒已经深信不疑淡空是被黄族王恩勒挖了心脏,开始对黄族王不满,凭着自己大官人的身份,在黄族殿上当面羞辱黄族王恩勒,谩骂恩勒私设炮烙、脯醢之刑,对自己的叔叔淡空痛下毒手。黄族王恩勒起初耐心解释,为自己辩解,怎奈欧勒不听,越骂越凶,把个黄族殿搅合得乌烟瘴气。黄族王已忍无可忍,被逼将欧勒降为奴役。欧勒义无反顾,从此装疯卖傻,搬出奥德赛京塔群,隐居奥林帕斯山中。隐居后的欧勒更加不满恩勒,夜深人静之时,总要在山中弹曲,借以抒发心中郁闷。欧勒将坎坷半生之愤懑,阴阳五行之思考,转空感应之领悟,古往今来之归纳,都赋给了自己的琴弦,终于谱成了黄族第一名曲《欧勒吟》。欧勒披发佯狂,期间还去了高原拜见突克,自高原回来之后,开始走出奥林帕斯山中,沿着人祖河鼓琴自悲,控诉黄族王恩勒种种不妥和罪行。

  黄族王恩勒以为欧勒真疯而把他看护起来,莫勒对欧勒的策反成功,心中窃喜。莫勒借周游为名,偷偷去了高原见突克。老朋友相见,突克总在夸莫勒身在平原心在高原,是高原最忠诚的朋友,突克用了最高的规格接待了莫勒。据高原文字记载,有一首《豪斯奥》写的就是这件事情,文字如下:

  玉雪鬃毛豪斯奥,吃我菜园嫩豆苗。留客拴住豪斯奥,尽情高原乐欢笑。想念贤人终得见,用心留客乐逍遥。

    玉雪鬃毛豪斯奥,吃我菜园豆叶梢。留客拴住豪斯奥,尽情高原乐欢笑。想念贤人终得见,诚心留客盛情邀。

    玉雪鬃毛豪斯奥,奔腾神速快似飘。登上高原密室谋,占领平原建新朝。圈转悠悠宜谨慎,隐身避世意难消。

  玉雪鬃毛豪斯奥,旷谷空深身影好。喂马一束青嫩草,那人品德并不高。无需音讯从此断,友情切莫忘云霄。

  莫勒同突克在一起进行了密谋,莫勒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如今正是占领奥德赛京塔群的好时候,整个丘陵平原舆论大哗,黄族王恩勒已经失去人心,遍地布满了干柴,可谓星火燎原。”

  “但敌我实力悬殊,恩勒的军力比我们强大,武器比我们的精良。”突克邹着眉头说。

  “这个不难,我去了南半球,那里也要起事,我可以再去那里,鼓动他们闹独立,甚至让他们进攻奥德赛京塔群和整个北半球丘陵平原。这样一来,恩勒必然派军前往,等他们打起仗来,奥德赛京塔群必然空虚。你可以派出奇兵,我也可以把我的家兵先期秘密调入奥德赛京塔群,咱们里应外合,只要擒住了恩勒,一切都好办了。”莫勒说出了自己的计谋。

  “好办法!目前要加紧在丘陵平原上的宣传,竭力丑化恩勒,一定要先把他抹黑,让他失去人心,届时咱们占领了奥德赛京塔群,定会大获人心,整个丘陵平原都会起来支持咱们。”突克激动地说。

  莫勒与突克彻夜长谈,详细密谋了行动计划,签订里应外合攻守同盟协议。然后又对未来进行了一番遐想,莫勒提出了几条要求,突克全部承诺。突克提醒莫勒说:“内应的一切事宜你要多多费心,一定要做得风雨不漏。”

  “我早想到了,前期我成功地说服了大官人欧勒,欧勒与黄族王恩勒已经闹翻了。我又去找了欧勒,要他装疯卖傻,但不能再在山中隐居,要走遍大地星,凭借自己的才华,对恩勒的残暴和腐化堕落进行宣传。将来咱们获胜了,不能忘了欧勒,要给他封地,他是一位难得的奇才。”莫勒笑着说。

  “他再奇才也没有你高,否则他怎么会听你的话。你说淡空已经死了,我怎么觉得其中有诈,淡空真的死了吗?说不定来了个金蝉脱壳,隐居起来了,他没有死。”突克笑着接话。

  “哦,难道坟墓中是个假淡空?他会隐居到什么地方?不管他了,我还要前往南半球游说,还要调动我的军队,这些都需要悄悄进行,可不能让黄族王恩勒知道,咱们表面上还要装作是敌对双方。你也需要立即行动起来,把部队隐蔽在边界,一定要隐蔽,不能让恩勒察觉。你还要派人进入丘陵平原,进行宣传拉拢,从他们的内部先做文章。我要立即动身,事不宜迟。”莫勒说着起身,突克送出城外,临别依依不舍。

  没过多长时间,南半球闹起来独立,一支军队自奥林帕斯山脉东端进攻北半球丘陵平原,一支军队自奥林帕斯山脉与高原结合部北侵。黄族王恩勒招官人在黄族殿研究对策,最后大军倾城而出,分兵两路前去镇压。两支大军派出得及时,将造反的军队阻击在东西两个山口,然后又顺利攻过山去,进入南半球,一个地区一个地区地作战,逐渐平息了那里的叛乱,把那些蓝族与绿族的造反军队压往蓝族海之滨。

  不说南半球的战争,且说突克送走莫勒之后,立即召集身边官人和亲信计谋。最后决定由突克亲自领兵,因突克圈数已高,由突克的次子突略辅佐。因突克的长子突厉在进攻凯姆丘陵平原的时候英勇战死,突克与黄族王恩勒结下了深仇大恨。并且还任命了军师,是一位经常在高原谷底河边垂钓弗勒奥的老人弗兴,弗兴足智多谋,很会排兵布阵。

  南半球战争打响以后,高原军队行动神速,迅速占领了凯姆丘陵平原的帕蒙尼斯塔群。黄族王反应也很迅速,但身边已无兵可派,只好临时组建军队,由一些家兵、获得自由的悲泪人组成,莫勒的家兵也混入其中。但饭馆里那四位悲泪人不在其中,他们真的去了凯姆丘陵平原的帕蒙尼斯塔群,可是莫勒已经换了封地,四位壮士又前往西边的散波斯丘陵平原,结果再次扑空。四位壮士垂头丧气赶往京塔群追杀莫勒,一路无果,但却见到很多鬼鬼祟祟向东进发的黄族人,行动很可疑。等四位壮士回到奥德赛京塔群中的时候,组建的军队已经开赴前线。

  突克亲自领兵占领帕蒙尼斯塔群那转晚上,由于都很兴奋,一帮官人多劝了突克几杯液体,又因为自高原下到平原,高气压和高含氧使得突克一时不适应,谁知圈数已高的突克次转一早竟没起床,一命呜呼了。高原军队随机归突略领导,仍任命弗兴为军师。战争就在眼前,突克魂归秘而不宣,偷偷派兵将突克尸身送回高原。军队迅速渡过凯姆河,在人祖河右岸丘陵平原与前来阻击的黄族王军队相遇。

  黄族王恩勒的军队在南半球大获全胜,部队已接到黄族王回兵救援的指令,怎奈路途遥远,远水不解近渴。人祖河右岸丘陵平原已经不是战争,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里应外合,黄族王军队里有莫勒的家兵,他们带头投降突略的军队,战争实际上成了一场有预谋的暴乱。莫勒的叛军来了个前徒倒戈,奥德赛京塔群郊外血流漂杵。一时间恩勒真的成了众叛亲离,大军驰援未到,看来大势已去,顷刻间土崩瓦解,局面已是覆水难收。

  黄族殿里的官人已是树倒鸟兽而散,黄族王恩勒孤零零一个坐在王座之上,外面的喊杀声此起彼伏。黄族王恩勒自言自语:“是转空要灭我,我上了敌方的当,不该将军队倾巢派往南半球,应该防范高原敌方,忘记了他们会趁虚而入。也是我心慈手软,没有将高原突克斩草除根,对敌的心慈就是为自己掘墓,教训啊!这里面存在着蹊跷,事情应该出在自己内部,淡空的死,欧勒的反叛,大地星一时间舆论的一边倒,南半球的作乱,这一系列的事件必然存在着内部的某种联系,一定有坏人从中在做文章。如今看来,对莫勒的处置也是错误的,应当将他监禁起来,至少应该限制他的自由。祸起内部,这一定是一场里应外合的阴谋。自己的某些不检点,也是他们的口实。收复了南半球又如何,本王是为高原敌方做嫁衣,一切都要归他们了。也许本王身后会臭名昭著,敌方会竭尽全能将本王抹黑,他们胜利了。留下这千古遗憾吧,本王去了!”黄族王恩勒将一个火把投向宫殿的布幔,黄族殿顿时燃起熊熊大火。

  奥林帕斯6144圈凉季,随着黄族王恩勒葬身火海,黄族时期宣告结束。人祖河右岸丘陵平原上里应外合的一场叛乱,突略带领的高原军队获胜,突略自命新王,并宣布奥林帕斯6144圈为高原元圈,新的朝代为塔塞斯朝代。塔塞斯朝急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下旨命黄族时期赴南半球平叛的两支大军原地休整,不得回到奥德赛京塔群,否则按叛军处置。

  两支大军果然停止了行军,加上莫勒和欧勒两个大官人的作用,以及大官人淡空的离奇死亡,大军中反对黄族王恩勒的情绪很高,最后喊出了拥护塔塞斯朝新王突略的口号。塔塞斯朝消除了两支大军的威胁,并且很快将恩勒的军队变成了自己的军队。

  塔塞斯朝急办的第二件事情就是收买各地方的人心,向帮助他暴乱的各个武装力量分发恩勒积累的财宝和食用物品,这一行为被不明真相的后世夸赞为大赉星球。各个武装势力的代表来自四面八方,其实都是些贵族、官人,很少有贫苦的人类,他们汇聚于奥德赛京塔群郊外,领取各种物品,高兴地载歌载舞,举行了盛大的庆典活动。有一首《塔塞斯朝颂》,写的就是当时的事情:

  从今四方聚来朝,大业功成庆远郊。厚土转空多保佑,高原应命有今朝。新王威震官人慑,大赉星球恩德高。奥林帕斯请作证,人祖河水逐浪高。

  高原功业大地星,依序四方位次清。南山放回豪斯奥,刀枪弓箭收囊中。谋求治理四方定,懿德传扬颂美名。和谐太平人世好,新王威震保安宁。

  塔塞斯朝宣布四方改称分京,四方官人之首称京首,所有官人晋升官位。分京京首分五级:侯京首,管辖京土10000千米;甸京首,管辖京土5000千米;雄京首,管辖京土3000千米;采京首,管辖京土2500千米;卫京首,管辖2000千米。又是一场大庆典,在场的官人激动不已,山呼万圈长寿,场面热烈空前。有一首《神王颂》,写的就是当时的事情:

  为求保佑聚四方,祭品送魂敬神王。效法神王圣法典,四方早定乐安康。神明王恩永铭记,祭品真情献上苍。神王祭拜祈祷告,保佑大地永辉煌。

  另有一首《圣王颂》,内容如下:

  高原伟业颂辉煌,举世无双唯圣王。评品神圣王德性,奠基后代美名扬。前人创业后人继,继往开来颂圣王。一场拼杀死命战,完成大业有四方。

  塔塞斯朝接着办的事情就是追封突克为塔塞斯朝神王,突略自封为塔塞斯朝圣王,贬黄族时期的黄族王恩勒为地方官人,赐封谥号为劣官人。同时宣布了劣官人的十大罪状,要求各个分京广泛宣传,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劣官人的十大罪状是:

  一罪狂喝迷乱,液池肉林,腐化堕落。二罪听信妇言,众妻干政,祸害人类。

  三罪淡空挖心,残害官人,惨无人性。四罪放悲泪人,祸乱星球,败坏古风。

  五罪重用外人,不用族人,破坏王规。六罪废祭忘祖,不敬鬼神,忤逆败德。

  七罪迫害王兄,更换封地,亲情无存。八罪囚禁贤圣,至人疯颠,兽类不如。

  九罪结仇高原,断绝往来,挑起战争。十罪压迫人类,崇尚美物,劳人伤财。

  奥德赛京塔群正在举行盛大庆典,有人向圣王禀报:“报告圣王,京塔群来了一帮人求见圣王,为首的没穿上衣,反缚着手,跪着前行,很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跳梁小丑。”

  “快去打探他是谁?并快快报与本王!”圣王大声说。

  “报圣王,他自称名叫莫勒,说是负荆请罪。”不大一会儿有人回报。

  “快快有请!令他穿好上衣来见本王。”圣王吩咐。

  “见过圣王,莫勒请罪来迟。”莫勒进到殿内跪在圣王面前说。

  “请起!何罪之有,神王已有圣旨,当给你记功,本王保你地位如故,仍为大官人,并封你为凯姆丘陵平原京首。”圣王说。

  “谢圣王加封,莫勒感激不尽,愿为圣王肝脑涂地!”莫勒跪在地上磕头。

  “本王给你一项新的任务,你要组织一班能人,重新搜集劣官人的罪状,到各分京广泛宣传他的罪恶,一定要把他搞臭,要让家喻户晓,最好编写成便于流传的故事,广播大地星,使他永世不得翻身,恶名万古!”圣王露出一副凶相说。


路过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夕雨 2016-3-5 17:50
佩服,速度又加快了。问好秋雨老师。
回复 admin 2016-3-6 09:25
拜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紫雨轩 ( 豫ICP备11013669号 )

GMT+8, 2019-11-20 15:23 , Processed in 0.27455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